繁體版 簡體版
久久小說網 > 武俠仙俠 > 劍來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斗笠

第一百一十一章 斗笠(第1頁/共2頁)

阿良不再喝酒,系好銀色小葫蘆,不過仍是翹著二郎腿,那柄棋墩山土地爺新打造的竹刀,橫放在斗笠漢子的膝蓋上,阿良雙手雙手輕輕拍打刀柄和刀鞘頂部,一上一下,說道:“一路走來,我其實一直在試探你,很多次了。 你的選擇,會決定我護送你到哪里,簡單來說,就是我能陪你走多少路,就看你跨過多少個坎。”

陳平安點頭道:“到后邊我也琢磨出一點意思了,但只是覺得阿良你肚子里憋了很多想法,具體想什么,我一直沒想明白。”

阿良對此并不覺得意外,開誠布公道:“第一次是在龍須溪邊上,如果那次你讓我覺得是個不諳世事的小屁孩,是個靠著一腔熱血意氣用事的爛好人,我可能只會留給你一頭驢子,拍拍屁股就走了,至于你能不能熬到風雪廟魏晉出關,關我屁事,反正早死晚死都是死,浪費我感情。”

阿良一邊回憶細節,一邊娓娓道來,陳平安聽得目瞪口呆,完全沒有想到阿良的心思如此細膩,更無法想象在自己的人生當中,曾經出現過那么多個稀奇古怪的考題。

“倒數第三次,是棋墩山石坪一戰。如果不是我的故意引誘,棋墩山土地魏檗和兩條蛇蟒,不會那么莽撞行事。我是希望”

“倒數第二次,是引誘你返回竹林,多砍幾棵竹子。”

“這一次,如果不出意外,是最后一次了。原本還想著護送你們到野夫關再離開,現在有些意外狀況,不得不提前離開了。”

阿良灑然笑道:“有些考驗,是刻意為之,有些試探,則是順勢而為。在這期間,你做的有些事情,做得讓我很不以為然,迂腐得很,有些事情,又做得讓我覺得很痛快。這才是對的,這不是齊靜春崔瀺他們讀書人的科舉制藝,首重真實。我做了這些,然后冷眼旁觀,看你的一言一行,跟某些宗門老神仙收取關門弟子,是一個路數,重心性輕天賦。”

阿良自嘲笑道:“是不是覺得我阿良是吃飽了撐著?或是人心鬼蜮,一肚子壞水?”

但是他不等陳平安說什么,很快就自問自答道:“我哪有這份閑心啊,我阿良這么大的一個大人物,很忙的好不好。”

陳平安把雙腿放到長椅上,懶洋洋盤腿而坐,雙手托著腮幫,問道:“阿良,是不是我跟齊先生認識的緣故?所以你才會對我這么上心?”

阿良收斂玩笑神色,沉聲道:“修行路上,誘惑太多了。李槐的那本斷水大崖,林守一的修道天賦,都是可以用來賣錢,換成你陳平安的踏腳石。齊靜春的弟子,不該如此凄慘。尤其是李寶瓶,那么好的一個小姑娘,我一想到她被自己信任的小師叔傷透了心,我阿良的心都快要碎了。”

阿良才正經沒多久,很快就又露出狐貍尾巴,笑瞇瞇道:“唉,我們這些老男人啊,什么家國破碎、山河陸沉,都扛得住挑得起,唯獨最受不得這些小小的美好了。”

陳平安從身邊撿起一顆沒被阿良屁股坐過的冰糖葫蘆,緩緩嚼著,含糊不清問道:“阿良,你現在覺得我咋樣?你要是覺得我不行的話,不然你找朋友送寶瓶他們去大隋,行不行?我倒不是怕吃苦,這個真不騙你,我就是怕齊先生會失望,怕我護不住寶瓶他們的周全。”

阿良笑罵道:“你小子別想跑路,這門差事,還真就你最合適,齊靜春別的不行,眼光是真好,除非換成老頭子親自帶他們游學才行……不說他老頭子,膽小怕事的縮頭烏龜,摳搜摳搜的窮酸秀才,說起來就是一肚子火氣……”

阿良扶了扶斗笠,仰頭望去,嘖嘖道:“呦呵,這大驪皇帝倒也有趣,厲害的厲害的。趁著還有點時間,跟你聊一點最沒用的東西,順便解釋為何我愿意把大把時間放在你小子身上。”

阿良同樣收起二郎腿,跟陳平安一眼盤腿而坐,橫刀在膝,緩緩道:“不管是習武還是練氣,修行路上,最忌諱拖泥帶水,所以順從本心為人處世,是一條捷徑,可難就難在多想了一個為什么。兵家修士是不會作‘退一步想’的,世間武夫大抵難逃此窠臼,只覺得逆流而上,就是一個勇往直前,拼的就是一個勇猛精進,獨步登天。道家喜歡捫心自問,佛家喜歡看前生來世,儒家喜歡講規矩畫框架,墨家比較奇怪,喜歡兼濟天下,最講俠義,不太喜歡談長生。小說家,眼高手低,希冀著自己搗鼓出一個紙上世界。”

“人心此物,脆如琉璃,經不起推敲。齊靜春是既迂腐且自負的君子,不愿試探,那就由我來替他做。涉及文脈香火的傳承,豈能兒戲?你陳平安若是個繡花枕頭,或是個經不起誘惑的,到時候咋辦?齊靜春死翹翹了,可我阿良還活著呢,到時候齊靜春眼不見心不煩,我不得被惡心死?要知道能吃苦耐勞,與經得起誘惑,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

阿良嘆了口氣,道:“這大概算是皇帝不急太監急?”

陳平安一本正經道:“阿良你放心,我雖然喜歡錢,但我只喜歡我雙手掙來的錢,別人的錢財,哪怕掉在地上,我遇見了,也只會尋找失主,絕對不放在自己兜里。”

阿良笑道:“不能說你錯,但你若是真有急需急用,可以先用了,解燃眉之急,這筆賬記在心頭就行,以后有力償還的時候,多償還一些便是,雙方皆大歡喜。這才是真正的好人。要不然你還真守著那點錢餓死自己?”

陳平安問道:“那如何判斷我是否急需?”

阿良指了指自己心口,再指了指自己腦袋,“這兩關都過去了,那筆錢就能用了。”

陳平安眼睛一亮,有所了悟,使勁點頭道:“阿良你雖然沒讀過書,但到底是走過很多路的人。你這么一說,我就想通了。”

阿良揉了揉鼻梁,“怎么感覺比李槐的馬屁還不如。”

阿良靠著圍欄,望向廊道外的清朗月夜,感慨道:“知道嗎,你那種迂腐,其實換成齊靜春他們讀書人的說法,叫正直。對,是真的正直,心與行相合,正人君子的正,直道而行的直。”

阿良大笑起來,指著一臉懵懂的少年,“哈哈,你小子自己是曉得這些的,泥腿子,小財迷,吝嗇鬼。但偏偏是這樣,你很像很像老頭子年輕的時候,其實齊靜春跟你這么大的時候,脾氣差得很,反而是公認大器晚成的老頭子,跟你一樣,很小就心思重,脾氣也好,跟泥捏的菩薩差不多,天生就是坐在神壇上的……”

阿良越說嗓音越低,只是驟然拔高,“當然了,我阿良是隨心所欲慣了的,不是很喜歡你這種風格,當年就是因為這種感覺,讓我拒絕了一個少年的請求,嗯,那家伙就跟你現在差不多大。我經常會想,如果當初帶著他一起走走江湖,會不會比現在更好一些。我當時跟那個少年最后說,相信我,你讀書會更有出息。江湖這么點大的地方,有我阿良一個人就足夠了,可是書海無涯嘛,何必跟在阿良后頭吃灰塵。”

斗笠漢子咧咧嘴,“所以這趟來大驪,我想跟有些人嘮嘮嗑。我想告訴他們,齊靜春不在意的事情,有人在乎。”

阿良莫名其妙伸手隨意一彈指。

觀水街那條小巷的書鋪里,自稱沖澹江李錦的年輕公子,額頭如遭重錘撞擊,整個人倒飛出去,撞入書墻不說,直接破墻而出,跌入隔壁店鋪,把那個站在柜臺后頭打盹的店伙計,給嚇得噤若寒蟬。

阿良嘀嘀咕咕道:“神仙打架,看戲就好。小小錦鯉,真以為什么大江大浪都見識過了?我阿良見過的大江大河,比李槐吃過的米粒還多,真以為這句話是吹牛?我阿良這輩子就不知道吹牛是什么。”

他繼而向身側凌空一抓,遠處院墻那邊,一條青色游魚模樣的袖珍精魅,如上鉤之魚,拼命掙扎,阿良手掌往回一扯,這尾青冥魚被它拘束在掌心大小的方寸之地,更加出奇之處,在于斬斷它與主人的神意牽連后,本該奄奄一息的靈物,反而比先前更加靈氣充沛,悠然自得,扭尾游曳。

阿良解釋道:“回頭讓李槐豢養在那本《斷水大崖》當中……咦?怎么感覺這個小王八蛋,每天都有狗屎運?李槐在小鎮是不是天天踩到狗屎,從不擦鞋底板?”

遠處有個稚嫩嗓音響起,“阿良你才天天踩狗屎!”

陳平安望向阿良,后者低聲笑道:“沒事,三個家伙都是先后趕來這里沒多久,不知道朱河朱鹿的事情,關于這對父女的‘不告而別‘,回頭你自己找個借口對付過去就行了。”

您閱讀的小說來自:久久小說網,網址:www.dunavskognezdo.com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第1頁/共2頁)
欧宝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