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簡體版
久久小說網 > 武俠仙俠 > 劍來 > 第九十八章 山神作祟

第九十八章 山神作祟(第1頁/共2頁)

朱河按部就班完成那道撮壤成山訣,捻出岳字,燒掉黃符,踏罡呵氣,最后雙指并攏,對著地面上的土符輕聲念道:“奉三山九侯先生律令,敕!”

朱河始終保持這個手指朝地的姿勢,神色越來越尷尬,因為地面上的那個岳字紋絲不動,朱河額頭滲出汗水,幾個保證符箓靈驗的緊要處,例如燒符之時,從自身何處氣府注入黃符多少真氣,等等,朱河自問都沒有紕漏,照理來說應該大功告成才對。

按照泛黃古籍所記載的解釋,《開山篇》中所謂的捻土造山,并非實實在在出現一座山峰,這與《走水篇》中名副其實的吐唾橫江符,大不相同,撮壤之后,這個岳字將會成為一地山神、土地走出棲息洞府的橋梁,只要不是太蠻橫的非分之想,那么被邀請出山的神祇,多半會答應燒符之人的要求,因為那張黃紙符箓本身,就類似一份登門禮,坐鎮一方山水的神靈只要出現,就意味著他們愿意開門迎客。

可是朱河覺得自己這次臨時抱佛腳的請神儀式,多半是黃了。

但是當朱河循著一陣巨大的聲響,向山脊望去,樹木依次轟然倒塌,明顯是有龐然大物在飛快登山,矛頭直指山頂石坪眾人,以排山倒海之勢迅猛向上。

響徹山脈的驚人動靜,使得朱鹿李寶瓶他們迅速向朱河靠攏,朱河轉頭沉聲道:“退回去!你們站在石坪中間,不要輕舉妄動,接下來不管發生什么,都不要隨意靠近我這邊。”

年紀最小的李槐臉色蒼白,扯了扯身旁李寶瓶的袖子,“不會是吃人的妖怪吧?要不然就是山神作祟?之前陳平安告訴阿良別隨便亂坐樹墩子,說那是山神老爺的交椅,坐不得……”

李寶瓶雙臂環胸,胸有成竹道:“我們不要自亂陣腳,就算朱叔叔擋不住那東西,小師叔和阿良很快就會趕來幫忙。”

只是紅棉襖小姑娘的白皙雙手,手背青筋綻起,顯然并沒有她表面那么鎮定自若。

林守一反而是最鎮靜的一個,眼神中隱藏著期待。

朱鹿望向父親的背影,她其實比李槐更加擔心。

朱河突然低下頭,看到一個身高不及腰部的矮小老頭,邋里邋遢的白發白須,手持一根幽綠竹鞭拐杖,正在狠狠打著朱河的小腿,像是撒潑泄憤的無賴。等到朱河低頭后,老翁與他對視片刻,悻悻然收回手,退后數步,沙啞開口:“曉不曉得東寶瓶洲大雅言?”

朱河怔怔點頭。

老翁又問:“那么大驪官話呢?”

朱河再次點頭,尚未從震驚之中回過神。

老翁手持綠杖跳起身就給了朱河肩頭一拐杖,落地后,朱河沒什么感覺,老翁自己一個踉蹌差點摔倒,趕緊一手扶住老腰,氣急敗壞地用大驪官話痛罵道:“干你祖宗十八代!屁大本事沒有,害人的能耐算你最厲害,老子像縮頭老鼠一樣,可憐兮兮躲了畜生幾百年了,本以為就這么茍延殘喘下去,好不容易能夠等到這一次千載難逢的翻身機會,只等大驪朝廷這撥大肆敕封山水正神的東風,老子就能媳婦熬成婆,總算可以從土地升為山神,以后再也不用受這窩囊氣,哪怕依然斗不過它們,好歹能勉強果腹不是……”

老翁一邊罵罵咧咧,一邊抬臂擦拭眼淚,悲憤欲絕,最后用竹杖使勁敲打地面,“有本事自己去跟那些畜生廝殺啊,干你祖宗十八代的王八蛋玩意兒!用一張破符,非要把老子揪出來,想躲都沒法躲,結果要跟你們這幫挨千刀的家伙一起葬身蛇腹,殉情啊?老子是二八嬌娘,還是徐娘半老咋的,你難道就好我這一口啊?!啊?!大聲告訴我!干你祖宗……”

綠竹老翁像是被人掐住了脖子,一個字都說不出口。

朱河轉頭望去,毛骨悚然。

一顆碩大如水缸的漆黑頭顱,從山脊那邊緩緩抬起,最后完整出現在山巔石坪的眾人視野當中。

一雙銀色眼眸,一條猩紅舌頭長如大木,飛快搖動,呲呲作響。

這條大到驚世駭俗的黑蛇,半截身軀緩緩挪到石坪上,頭背皆有對稱大鱗,通體漆黑如墨,在夕陽映照下熠熠生輝。

雖是畜生,它的眼神卻極其似人,促狹玩味地望著須發打結亂如麻的白衣老翁,好像在說貓抓耗子這么多年,總算逮著你了。

老翁仿佛認命了,一屁股坐地上,丟了那根相依為命的竹杖,捶胸蹬腿,嚎啕大哭,“造孽啊,堂堂一山土地老爺,到頭來被畜生欺負到這般田地,這日子么得法子過了啊……”

黑蛇緩緩直起腰身抬升頭顱,腹部露出一雙小爪,如世俗王朝藩王蟒服上所繡圖案的四趾,而非帝王龍袍上的那種五趾。

可這一趾之差,對山巔眾人和自稱土地的矮小老翁而言,實在可以忽略不計。

老翁眼珠子突然滴溜溜亂轉,猛然站起身,揚起腦袋望向那條黑蛇,驚喜道:“這武人莽夫的皮肉肯定糙得很,你是為了身后那些皮滑肉嫩的小娃娃們來的,因為他們一個比一個靈氣十足,對不對?”

老翁越說越興奮,唾沫四濺,大笑道:“吃吃吃,盡管吃,吃飽了,你就終于能夠成就墨蛟真身,再也不用惦記我這點臭皮囊,到時候小老兒當我的大驪棋墩山山神,你爭取做你的走江龍,在走江之前,這兒依舊你是山大王,一樣能夠在小老兒頭頂上拉屎撒尿,所以你現在吃我沒意義嘛,吃了雖然是能增長丁點兒修為,可小老兒我畢竟是土地神祇之一,對你將來走江入海為龍,也是一個大坎,因為那些江河湖水的正神們,一定會同仇敵愾,一路上不斷給你下絆子的……”

黑蛇那張大嘴輕輕裂出一條縫隙,如人譏諷而笑,它的頭顱往老翁身后點了點。

老翁再次呆若木雞,一屁股頹然坐地,這次沒有老淚縱橫,只是干嚎道:“一公一母,皆要證道,你吃了那幫靈丹妙藥似的儒家小娃兒,為走江化龍奠定基礎,你那婆娘吃了我,以便順利篡位成為下任山神,好算計好算計,我認栽,小老兒認栽了……”

衣衫襤褸的白衣老翁眼神癡呆,呢喃道:“大道難料,不過如此。”

極其久遠的歲月里,曾有兩位得道仙人聯袂騰云駕霧,興致偶起,降落此山,弈棋于山巔,一人拂袖即削去山頭,手指作劍,劃出縱橫十九道,一人捏土靈為黑棋,抓云根為白棋。雙方手談月余,雙方每落一子,棋子即生根化為天地生靈,黑棋為黑蛇,白棋為白蟒,盤踞于山巔棋盤之上紋絲不動,白子被吃,便被附近黑蛇吞食入腹,反之亦然。

那盤棋局勢均力敵,兩位術法通天的仙人,不等勝負水落石出,便盡興離去,離山之時,山頂還剩下一百多條黑白蛇蟒,在之后漫長的歲月里,黑蛇白蟒相互廝殺,瘋狂吞噬對方,最終只存活下來一條有望蛻皮為墨蛟的黑蛇,和一條腰間生出飛翅的靈性白蟒,不知為何,這雙黑白蛇蟒,竟然不再捉對廝殺,而是成為了一雙伴侶。

它們極其狡猾奸詐,一開始對于能夠造成威脅的修士,輕易不去招惹,只揀選那些落單的旅人商賈下手,而且次數絕不頻繁,多在暴雨大雪天氣里出洞殺人,數百年來,憑借著自身天生的長壽,一點點積攢肉身實力,耐心等待證道機緣的到來,一次次精準捕殺目標,也開始有意挑選那些入流的武人和練氣士下嘴,使得它們的實力攀升,越來越快,以至于連一山土地都成了它們夢寐以求的盤中餐,早期雙方其實相安無事,土地奈何不得它們為禍一方,它們也抓不住泥鰍一般滑溜的土地老翁。

李槐實在忍不住了,大罵道:“就你這種貨色,也配做土地山神?!老天爺又沒瞎眼!”

老翁背對著那撥孩子,用竹杖使勁砸了一下石坪,懶得跟他們一般見識,只是沒好氣地小聲嘀咕道:“大概是真瞎了。”

朱鹿其實是最氣惱憤怒的人,可當她看到那條黑蛇后,少女渾身不由自主地顫抖起來,二境巔峰的她,發現自己根本就沒有與那種怪物對峙的勇氣,哪怕一步,只是一步,她也沒有膽量踏出去。

您閱讀的小說來自:久久小說網,網址:www.dunavskognezdo.com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第1頁/共2頁)
欧宝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