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簡體版
久久小說網 > 武俠仙俠 > 劍來 > 第九十四章 秀色可餐

第九十四章 秀色可餐(第1頁/共2頁)

鐵匠鋪子那邊總計挖出七口水井,井水甘甜,冷氣森森。

傳言那個曾經在騎龍巷住過一段時間的阮師傅,是會鑄劍的神仙,連朝廷也敬重得很。禮部官老爺和小吳大人,都曾經親自去拜訪過。所以阮師傅的身份不簡單,絕對假不了。很多人都想著把孩子塞進鐵匠鋪子,只可惜已經不招人了,不過阮師傅倒是有次去鎮上買酒,挑中了兩個孩子做學徒,第二天酒鋪子就人滿為患,全是大人長輩拎著自家孩子,問題在于也沒人真正買酒,全眼巴巴等著阮師傅能夠看中誰,孩子可不管什么前程不前程,撒腿鬧得歡,雞飛狗跳吵翻天。

小鎮其實在縣令吳鳶出現之前,只知道自己是大驪子民,龍窯是為大驪皇帝家里燒制瓷器,僅此而已,其余一概不知,小鎮人員流通極少,根本不存在什么拜訪親戚、出門游學、遠嫁他鄉,書上不教,老輩不說,世世代代皆是如此,四姓十族當中知道一些內幕的人物,更不敢泄露天機。

那些本命瓷被挑中的幸運兒,能夠走出去欣賞外邊的大好河山,在驪珠洞天破碎下墜之前,根本沒有衣錦還鄉的機會,這是小鎮四方圣人早年訂立的規矩之一。

如今按照縣衙張貼的告示和識字之人的講解,才知道以前是因為龍泉縣的山路,太過險峻,如今朝廷花了大力氣才開通道路,是為了開山一事,要把那些山頭送給某些相中此地風水的大人物,與此同時,縣衙禮房吏員為首的一撥人,開始為轄境百姓講解各種規矩,應該如何與外鄉人相處,

比如不可胡亂對著外鄉人指指點點,稚童不可沖撞街道行人,絕對不許擅自觸碰外鄉人的坐騎等等,如果一旦出現任何爭執,百姓則必須如實向龍泉縣衙稟報,不可自作主張,官府會秉公處理。

四姓十族對此并未展露出太過熱情,更沒有幫著縣衙出面做點力所能及的意思,更多還是冷眼旁觀,至于是不是等著看縣衙鬧笑話,就只有吳鳶和那幫老狐貍肚子里清楚了。

小鎮的巨大變化,對自幼在兵家祖庭風雪廟長大的阮秀而言,感觸不深,或者說也不在意。

她自從遇到某個矮冬瓜之后,就心情郁郁。

那蠻橫婦人大搖大擺去了陳平安家的宅子不說,還把院門和屋門銅鎖都給弄壞了,她之前跑去給兩棟宅子打掃的時候,剛好撞到那撥前去換鎖的人,阮秀氣得柳眉倒豎,跑上去講道理,那幾人仿佛知曉她的身份,畢恭畢敬道歉賠禮,但是幕后罪魁禍首到底是誰,擺出一副阮小姐你就算活活打死我們也不敢說的無賴架勢,這也就罷了,阮秀要他們交出舊鎖和嶄新鑰匙,回到鐵匠鋪子,就碰到那個矮冬瓜,她竟敢還有臉笑瞇瞇說是自己不小心,才打壞了銅鎖。

阮秀還依照約定,雇人修繕泥瓶巷一棟無人居住的破敗宅子,屋頂塌陷出一個大洞,房梁腐朽,紅漆剝落。阮秀要那些小鎮出身的磚瓦匠,仔細修補,小心添磚加瓦,最后實在不放心,還專門盯著他們做事大半天功夫。

再就是相鄰的壓歲鋪子和草頭鋪子,都掛名在了陳平安名下,兩間老字號鋪子的老伙計,走得七七八八,只得另外雇傭伙計,她不敢挑選一些油滑之輩,便讓自家劍鋪的人,推薦了些性情本分卻手腳伶俐的婦人少女,幫忙打理生意。

壓歲鋪子繼續販賣各式糕點吃食,草頭鋪子則繼續兜售雜項物件,文玩清供、古琴字畫,五花八門的東西都有。

阮秀只要劍鋪沒事的時候,就會趴在某一間鋪子柜臺上,怔怔出神,很多時候大半天時光就這么悠悠然流逝。反正不用她招徠生意,她也不擅長跟人討價還價,事實上這兩家鋪子都屬于陳平安的家底,青衣少女恨不得一塊糕點賣出幾兩銀子的天價,只不過終究是心性淳樸的少女,沒好意思這么做,只是猶豫著要不要幫他找幾個懂得察言觀色的人,幫著鋪子多賺些錢,但是她又怕那樣的人,他回到家鄉的時候,會不喜歡。

因為他不是那樣的人。

就連糕點也沒那么饞嘴貪吃的少女,所以原本圓圓潤潤的下巴,逐漸有些尖尖的了。

如小荷露出尖尖角,清新動人。

阮邛倒是幾次提起,要是她覺得小鎮這邊悶得慌,可以去神秀山橫槊峰那邊走走看看,山水風光還不錯。只是少女一直提不起這個勁兒,一直拖拖拉拉,阮邛也就作罷。但少女越是這么渾渾噩噩,打鐵鑄劍的時候,反而越是聚精會神,神意充沛,境界攀升更是一路高歌猛進,這才讓阮邛放下心來,既然于修行是好事,他就不會去指手畫腳。

因為一個凡夫俗子的墳頭,早已青草蔥蔥,甚至子孫也已白發,可是曾經同齡的修行有成之人,卻依然還是女子貌美的光景。

阮秀這兩天更加心煩,因為每次她來到鋪子發呆,都會有人來打攪。

是一個腰間別有一支朱紅色長笛的年輕人,錦衣玉帶,頭戴紫金冠,很趾高氣昂的作態,可是這個人的樣子,她倒是忘了,或者說從來沒有認真看過。

因為阮秀自從年幼記事起,就見過太多太多這樣的人了。因為她爹是阮邛,不但是風雪廟大修士,更是東寶瓶洲首屈一指的鑄劍師。

不過到了這里后,阮邛跟她說過,已經跟大驪朝廷打過招呼,在甲子之內,大驪不可以對外大肆宣揚,用他阮邛這塊金字招牌來謀劃什么。一旦被他阮邛發現,商量是可以商量,但是結果如何,阮邛不會保證。在阮邛在洞天下墜淪為大驪版圖之后,那場廝殺,不但殺得周圍修士肝膽欲裂,其實連大驪朝廷和更遠的山上勢力,都已領教過圣人阮師的脾氣,沒人愿意拿性命來跟阮邛講道理,敢這么做的人,要么被阮師在自己地盤上名正言順地打死,要么被扯進地界光明正大地打死。

都不用阮邛直說,大驪那一小撮真正的大人物,其實心知肚明,這位從風雪廟脫離出來自立門戶的圣人,真正的逆鱗所在,是他那個公認天資卓絕的女兒。若非阮秀的緣故,阮邛當初絕對不會從風雪廟離開,從齊靜春手里接手驪珠洞天,因為當時沒有誰會將坐鎮這座小洞天視為美差,那意味著一身修為和境界受到天道壓制,能夠維持境界不跌落、體魄不朽壞,已是極致。

當然,齊靜春是例外,很大的一個意外。

既然阮邛的命脈是他女兒,所以如今大驪刻意幫忙保密,絕不敢輕易對外提及阮秀的名字。

于是就有不明就里的家伙,無意間逛蕩到小鎮騎龍巷的草頭鋪子,見到那位馬尾辮少女后,立即驚為天人,心想一間鋪子的少女罷了,身份撐死了也高不到哪里去,以他的容貌談吐和身世背景,還不是手到擒來,讓她對自己一見鐘情,心甘情愿做那紅袖添香的奴婢,素手研磨的丫鬟?

不過他到底是身負家族使命,來這里買山頭,而且小鎮如今藏龍臥虎,不說那位高高在上且脾氣暴躁的兵家圣人,大驪禮部和欽天監的人都在,據說連縣令都是大驪國師的得意門生,所以這位公子哥謹守父輩的叮囑,到了小鎮,夾起尾巴做人,真要闖了禍,家族連收尸也不會做。所以他絕不敢像在自家轄境內那么敢胡作非為,再說了,強搶民女什么的,他做起來雖然熟門熟路,可真的很無趣。

這位自詡風流的年輕公子哥,估計打破腦袋也想不到,那個看上去傻乎乎的慵懶少女,竟然姓阮。

他今天又跨過門檻,裝著在一排排百寶架上挑選心儀物件,然后裝著跟一位婦人砍價,最后笑著開口,跟那位像是小掌柜的青衣姑娘打招呼,輕輕揚起手中那塊挺有眼緣的書案清供石,一手高,卻是云頭雨腳美人腰的模樣,定價三十兩銀子,他問那少女能不能便宜一些,三十兩銀子實在太貴了些。

實則對他來說,三十兩黃金又算什么?

阮秀頭也沒抬,淡然道:“不能。”

男子故作瀟灑地聳聳肩,說這石頭他買了,最后他又挑了兩樣物件,又問那少女買了這么多東西,總該便宜一些吧?而且他要在小鎮常住,肯定是回頭客的,所以會經常光顧生意……總之啰里啰嗦一大堆,柜臺那邊阮秀聽得心煩,還是不抬頭,淡然道:“東西可以買,照著價格付錢便是,話少說。”

那年輕公子哥不怒反笑,呦呵,看不出來,還是一匹性情貞烈的胭脂馬?

他還真不生氣,只覺得激起了自己的求勝心,本來買山一事就板上釘釘了,他不過為財大氣粗的家族露個臉畫個押而已,為何不找點無傷大雅的樂子?于是他讓婦人將三件東西打包后,離去之前,笑道:“這位姑娘,我明天還會來的。”

阮秀終于抬起頭,第一次正視他,“你以后別來了。”

年輕男人饒有興致地凝視少女,真是一張越看越喜歡的臉龐,絕對不是家里那些庸脂俗粉可以媲美的,所以他笑瞇瞇道:“為什么?”

阮秀臉色平靜,“這家鋪子是我……朋友開的,所以我可以決定歡迎哪些客人進門,不歡迎哪些客人來礙眼。”

那人指著自己鼻子,笑容更濃,“我礙眼?姑娘這話從何說起。”

阮秀重新趴在柜臺桌面上,揮揮手,“你走吧,我不想跟你這種人說話。”

您閱讀的小說來自:久久小說網,網址:www.dunavskognezdo.com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第1頁/共2頁)
欧宝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