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簡體版
久久小說網 > 武俠仙俠 > 劍來 > 第九十二章 小竹箱

第九十二章 小竹箱(第1頁/共2頁)

水深無聲,雨大皆短。

這場暴雨在陳平安和阿良走回大樹下沒多久,就已經變成淅瀝瀝小雨,雨珠不斷從樹葉上滴落,紅棉襖小姑娘在陳平安回到樹下的時候,滿臉隱憂,陳平安燦爛一笑,揉了揉她的沒事了。小姑娘臉色呼啦一下驀然燦爛起來,如一抹令人意外的雨后彩虹,干凈得讓人心顫。這一刻,陳平安突然有些愧疚,只是一時間不知如何開口,許多言語堵在心里頭,便只好默默練習劍爐立樁。

阿良看到這一幕后,會心一笑,但是李槐一句話很快打消了阿良的不錯心情,阿良阿良,聽陳平安說你是去山上拉屎了,因為這樣可以不用擦屁股。阿良笑呵呵問道,真的是陳平安說的?李槐瞥了眼就站在不遠處的陳平安,大概是生怕阿良跟陳平安當面對質,也學著阿良的語氣呵呵一笑,說陳平安雖然沒有說出來,但我覺得他肯定是這么想的,我當然覺得阿良你不是這樣的人啊,我還專門給朱鹿姐姐解釋過,拍胸脯保證你阿良不是這樣的。阿良輕輕扯住李槐的耳朵,低頭笑問道,哦?李槐痛心疾首道,阿良,都怪陳平安,太不是個東西了,要不要我替你罵他?阿良使勁擰轉這個小王八蛋的耳朵,當我阿良好騙是吧?李槐鬼叫起來,只可惜沒有人愿意理睬,李槐立即見風轉舵,阿良阿良,我有個姐姐,叫李柳,名字是難聽了一點,人可漂亮了,這個絕對不騙你,林守一和董水井兩個色胚,就都偷偷喜歡我姐姐,董水井有事沒事就去我們家蹭飯,每次見到我姐,恁大一個人了,還臉紅,真是惡心。阿良,我覺得你比董水井強多了,人帥脾氣好,騎得起驢子喝得起酒,要不要以后幫你和我姐,認識認識?

阿良趕緊松開李槐耳朵,雙手輕輕放在李槐肩膀上,往下一按,笑道咱們蹲下來慢慢聊。

陳平安走到朱河朱鹿父女身前,問道:“朱河叔叔,能不能聊一下?”

漢子咧嘴笑道:“等你這句話很久了。那我們隨便走走,反正雨已經很小。”

兩人并肩走出那棵樹蔭大如峰巒的不知名大樹,不等陳平安開口詢問,朱河自己就自報家門和根腳了,“陳平安,小鎮之前發生那么多奇怪事情,你既然能夠在正陽山搬山猿手底下活下來,還與那位外鄉少女成為結伴盟友,估計很多事情你都已經知曉,那么我也不藏掖什么了,畢竟小姐的安危是最重要的,我們父女二人皆是李家的家生子,就是世世代代作為雜役奴婢,在主人李家討一口飯碗吃,雖然聽著很可憐,其實沒你想的那么慘,從一年到頭也見不著幾回的老祖宗,到家主,再到我們這位寶瓶小姐,沒誰把我們父女當下人看待,尤其是小姐和我家閨女,其實她倆關系不比尋常人家的親姐妹差了。”

說到這里的時候,中年男人轉頭看了眼站在大樹底下遠望別處的女兒,正是少女身段抽條的時分,尚未真正長開,大概再過一年就會是真正的大姑娘了,他覺得自己女兒不會比大驪京城的任何一位千金小姐遜色,他對此一直很自豪,堅信女兒朱鹿以后一定會在大驪大放異彩。

需知大驪素來尊重女子,不禁女子投身沙場奮勇殺敵,大驪先帝甚至專門下令禮部為女子武人、修士,設置了一整套武勛稱號,開一洲之先河,曾經被觀湖書院為首的士子文人,大肆抨擊,掀起過一場大亂戰,矛頭直指北方蠻夷大驪王朝,若非身為山崖書院山主的齊靜春力排眾議,可能當時的年輕皇帝就要迫于朝野清議輿論,就要因此收回圣旨。

朱河笑道:當年發現我有習武的根骨天賦之后,二話不說就花費重金栽培我朱河,所以我才有現在的身手,女兒朱鹿也是差不多,如果不是她自己不爭氣,在武道第二境功虧一簣,以后成就比我這個當爹的,只高不低,老祖宗在發現朱鹿是習武的一顆好苗子后,親口對我說過,朱鹿有希望走到傳說中的武人第七境,我朱河不過才堪堪第五境而已。”

說到這里,朱河心情有些失落,武人升境,沒有旗鼓相當的對敵廝殺,沒有命懸一線的生死磨礪,只靠天資是注定走不長遠的,而且一旦錯失良機,無法一鼓作氣往上攀登,就會越來越消磨意氣,再而衰三而竭,徹底斷了登頂之路。

朱河壓下心中陰霾,繼續說道:“這次由我們護送小姐離開大驪,一來是我們離得最近,身手還算湊合,而且是李家的家生子,不敢說本事有多高,最少忠心。二來小姐第一次出遠門,需要細心的人照顧飲食起居,朱鹿就是合適的人選。第三嘛,我家小姐是老祖宗最心疼的晚輩,其實原本這次真正護送小姐遠游的人,不是別人,正是老祖宗自己親自出馬。只是阮師的風雪廟同門,那個阿良出現后,老祖宗就返回小鎮了,因為如今小鎮沒了禁制,可以毫無顧忌地收納天地靈氣,等于是在一座洞天福地修行,老祖宗破境在即,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反正有阿良擔任貼身扈從,應該不會出什么岔子。”

朱河略作思量,解釋道:“我們老祖宗眼光獨到且心胸寬廣,雖然打心眼疼愛寵溺小姐,可是在小姐遠游求學一事上,老祖宗非但不把小姐強行挽留在身邊,庇護在羽翼下,反而明言小丫頭不但要去山崖書院,而且后半段路程,就由她自己去走,李家子孫,本就該有這樣的氣魄。”

朱河突然笑出聲,“只不過說到這里,老祖宗又是一臉愁腸百轉的模樣了,碎碎念叨著可是咱們家小寶瓶,才不到十歲啊,氣魄啥的,是不是可以晚一點再說啊。最后老祖宗下定決心不再一路悄悄跟隨的時候,一步三回頭,跟老小孩似的,破天荒第一回。所以朱鹿私下跟我說,老祖宗對小姐,是真好。”

朱河心懷感激道:“小姐對我家朱鹿,也好,小姐從小就喜歡跟朱鹿聊天,看朱鹿練武,朱鹿能夠走到今天,事實上小姐功莫大焉。”

陳平安松了口氣,“朱河叔叔,有你們在,我就放心了。”

小鎮那邊,除了齊先生,陳平安信不過任何人。

哪怕是阮師傅,就像陳平安對李寶瓶所說,他相信的也只是一位此方圣人的承諾,是齊先生曾經遵守的某些規矩,而不是阮師傅本人。

這是一種不可言說的直覺,可以說是天生的,但更多還是熬出來的,就像草鞋少年給那位寧姑娘煎的藥。

之前對阿良,對朱河,皆是如此,更不例外。

陳平安不是衣食無憂,沒吃過苦,所以傻乎乎對誰都好。生活的艱辛,人心的丑陋,貧窮的磨難,孤苦無依的少年,早就銘刻在自己骨頭上。

朱河拍了拍少年的纖細肩膀,只是一拍之下,骨頭之結實堅韌,稍稍超出這位五境武人的意料,但是很快釋然,若非如此,能夠正面硬扛搬山猿?他朱河就絕無這樣的膽識能耐,只是一想到這里,朱河更是難免唏噓,自己還不到四十歲啊,就已經雄心壯志消磨殆盡了嗎,竟然比不得一個剛剛在武道上蹣跚而行的少年。

朱河也有些好奇,笑問道:“雖然我不曾走出過小鎮,不曉得外邊江湖的規矩,但是老祖宗曾經閑聊時說起,如果在山下遇到江湖同道,有這樣那樣的眾多忌諱,比如僧不言名道不言壽,還有就是可問師門,不可問武學路數。不過我是真的很好奇,你是如何從搬山猿手下逃脫的,你們小鎮那場追殺,我只是事后聽老祖宗說起。”

陳平安有些難為情,“其實就是一直在逃命,從泥瓶巷一直逃到山里,如果不是寧姑娘,我早就死了。”

朱河猶豫了一下,然后輕聲提醒道:“要珍惜這些善緣,和那位寧姑娘的,還有和阮師……阮師傅的,一定要小心維持穩固,千萬別斷了。”

陳平安有些疑惑。

朱河感慨道:“我們只是驪珠洞天的井底之蛙,大家差距有限,就像你我,武學修為,撐死了就是五境之差,至于身份,我一個家生子,難道還有資格瞧不起身世清白你?可是在井外的天地,會大不一樣,你以后走得越遠,在外邊混得越久,就會理解得更透徹。”

陳平安誠懇道:“我沒想那么遠。”

朱河大笑道:“可以好好想一想了。”

陳平安點點頭。

對于別人的善意,陳平安一向很珍惜。

對于別人的惡意,若是暫時沒辦法跟那些人說清楚道理,那就且放心頭,絕不忘記。

畢竟路還很長。

大樹底下,剛剛把姐姐李柳給賣了的李槐,現在他在阿良面前腰桿子特別粗,大大咧咧說道:“阿良,回頭我讓陳平安給你做個酒葫蘆,你把腰間那個小葫蘆送給我吧,一家人不說兩家話,絕不虧待你,反正你這個看著就顯舊,配不上我妹夫的身份!”

阿良神神秘秘道:“你懂個屁,這葫蘆叫養劍葫,是全天下少有的好東西,看著不起眼,值錢得很,你有幾個姐姐?反正一個打死也不夠!”

看到阿良難得用這么硬氣的言語跟自己說話,小屁孩有些心里打鼓,眼饞地瞅著那只小葫蘆,戀戀不舍地抬起頭,試探性問道:“要不然我讓爹娘多生幾個姐姐?這事好商量啊,對不對?”

阿良伸手捂住額頭。

沒來由想起之前跟陳平安一起走下山坡,那少年竟然把自己跟第五境的朱河相提并論,阿良松開手,哀嘆一聲,隨手撿起一干枯枝丫在地上劃來劃去。

李槐探過頭一看,是一個歪歪扭扭的字,寫得真心不如自己這個蒙童好看,更比不上連齊先生也說不俗氣的林守一了。

李槐越看越覺得丟人現眼,看一下阿良的字,再看一下他腰間的銀白色酒葫蘆,一番天人交戰之后,李槐說道:“阿良,你寫字這么丑,我決定還是不做你的姐夫了,我爹娘都希望姐姐以后嫁給讀書人的。”

阿良緩緩抬起頭,滿臉匪夷所思,“很難看嗎?”

李槐心情沉重,使勁點頭。

小孩覺得姐姐李柳下次要是再敢跟自己搶東西吃,非要罵她沒良心,自己可是為了她連那啥養劍葫都不要了。

阿良一臉你年紀小你不懂事的神色,笑呵呵道:“怎么可能,不是我跟你吹牛,在一個離這個很遠的地方,不知道多少人看到這個字后,都紛紛豎起大拇指。”

李槐疑惑道:“當面?”

阿良干笑道:“聽說,聽說。”

李槐說道:“我就說嘛,誰有那臉皮跟你當面說寫得好,我就拜他為師,估計連我娘也罵不過他。”

阿良譏笑道:“你拜人家為師,人家就收你為徒啊?”

李槐一本正經道:“不收?他眼瞎啊?”

阿良再一次捂住額頭,因為那家伙還真是個瞎子。

阿良想著自己還是少跟這個話,抬起頭環顧四周,左看右看,最后看到少女朱鹿,笑道:“朱鹿,想不想學習劍術啊?我現在有一些出劍的興致了……”

不遠處,朱鹿正在擔心自家小姐。

紅棉襖小姑娘雙手托著腮幫,望著小師叔離去的方向,眉頭緊皺。

聽到阿良這句話后,少女憤懣道:“一邊涼快去!”

阿良眼神無辜且茫然:“剛下過這么一場大雨啊,你看我都渾身濕透了。”

少女察覺到自己的失誤,可仍是冷笑道:“吊兒郎當,不學無術,不是好人!”

阿良氣惱道:“小寶瓶,李槐,林守一,我是不是好人?!”

李槐落井下石,“只是像好人。但如果肯送我酒葫蘆,就是好人。”

林守一冷淡道:“以后別騙我喝酒了,先生早就說過,文人斗酒詩百篇,全是假的。”

只有紅棉襖小姑娘對阿良偷偷一笑,阿良頓時心里暖洋洋的,朝她伸出大拇指,把其余兩個家伙的冷嘲熱諷當做了耳邊風。

阿良的江湖,終究不是白混的。

等到陳平安和朱河走回,一行人重新上路。

當原本東南方向的龍尾溪繞向正南方,成為大驪地方縣志上嶄新朱批的鐵符河,頓時河水滔滔,水勢大漲。

河面之寬,河水之深,遠勝之前的小溪氣象。

您閱讀的小說來自:久久小說網,網址:www.dunavskognezdo.com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第1頁/共2頁)
欧宝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