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簡體版
久久小說網 > 武俠仙俠 > 劍來 > 第五十九章 睡去

第五十九章 睡去(第1頁/共2頁)

杏花巷馬家祖宅,逛遍小鎮的金甲神人走回院子,奇怪的是這么大一尊真神,行走四方,竟然無人察覺。

少年馬苦玄蹲在門外臺階上,看到這尊金甲神人后,滿臉希冀神色,真武山兵家修士問道:“如何?”

神人一身金色甲胄,寶相莊嚴,只見其嘴唇微動,馬苦玄卻聽不見任何聲音,便火急火燎望向屋內的劍修,后者嘆氣道:“他說你奶奶生前造孽太多,在死前三魂七魄就已經與身軀一般,如同風燭殘年,所以你奶奶死后,是命魂同時腐朽,小鎮此處又異于別處,天生抗拒鬼魅陰物,所以他并未找到你你奶奶的殘余魂魄。”

馬苦玄臉色猙獰,仰起頭對著那尊神將咆哮道:“我不管你用什么法子,快去給我把奶奶的魂魄找回來!”

真武山劍修臉色劇變,生怕馬苦玄惹惱了這尊姓殷的真神,正要出聲阻攔少年的時候,金甲神人不知為何,竟然以東寶瓶洲正統官話開口說道:“非不為,實不能也。”

說完這句話后,籠罩在金光之內的威武神將望向屋內的真武山劍修,后者深呼吸一口氣,雙手作捧香狀,對著院中神將拜了三拜。每拜一次,就有一股如發絲粗細的淡金色氣息,從真武山劍修泥丸穴中飄出,然后被金甲神人輕輕吸入鼻中。

三次過后,神人拔地而起,化作一道璀璨光柱離開此方天地。

真武山劍修臉色慘白,搬了條椅子坐下,輕輕吐出一口濁氣。

這便是市井俗語“請神容易送神難”的真正緣由。

馬苦玄臉色冷漠地收回視線后,轉身走入屋內,坐在那具冰冷尸體旁邊,伸手抓住老嫗的干枯手掌,死死盯著她那張臉龐,少年長久不說話。

負劍男人摘下腰間那枚虎符,色澤比起之前已經略顯黯淡,緩緩收入袖中。

負劍男人休息片刻,起身沒有走到少年身邊,而是坐在門檻上,背對著少年,緩緩道:“你奶奶應該是在門口,被人扇了一耳光,力氣極大,整個人被飛摔入屋內致死。接下來有些話,可能你不愛聽,但是你最少應該知道實情,出手之人多半是練氣士,出手不知輕重,加上你奶奶身子骨并不堅實,所以就死了。既然是練氣士出手,那么多半與泥瓶巷陳平安和那個外鄉少女有關,或是先前在廊橋那邊,被你故意壞了水觀心境的年輕女子,為了報復出手。前者可能性很小,后者可能性極大,所以,你去亂葬崗那邊殺陳平安,是出于對你奶奶的孝順,去了卻因果,但是你絕對沒有想到,你這一出門,會剛好就有人登門尋釁。”

馬苦玄顫顫巍巍伸出一只手,用手背輕輕貼著他奶奶的臉頰,高高腫起,已經呈現出烏青色。

少年輕聲道:“所以是我害死了我奶奶,對吧?”

負劍男子道:“按照世俗眼光來看,是也不是。若是按照……”

馬苦玄不愿再聽此人說話,站起身獰笑道:“屠城滅國做不得,濫殺無辜做不得,這些事情做不得,那些事情做不得!那么報仇殺人,到底做不做得?!”

不等男子給出答案,馬苦玄繼續道:“如果連這也做不得,那我當兵家修士有卵用?我為何不干脆當個隨心所欲的大魔頭?為何當時不答應那對道士道姑,去那么什么宗?!”

男人猶豫片刻,說道:“只要你自己能夠承受所有后果,就行。”

“就像今天這樣。”

“還有,其實有些話我之前可能沒有說透徹,例如這殺人,其實每個人都各自有一條線,你能殺多少人,我能殺多少人,是絕對不一樣的。不只是因為我比你實力強、境界高,一個人的心性也是很重要的。可能我殺了一百人,全是該殺之人,而你只殺了兩三個,便有不該殺之人。”

馬苦玄突然嗤笑道道:“殺不殺人,如何殺人,我問你作甚,難不成還需要你幫忙不成!差點忘了,我現在還不是正式的真武山弟子!”

少年低頭看了眼老嫗的面容,然后轉頭對正堂八仙桌那邊怒吼道:“滾去帶路!”

一頭黑貓從八仙桌底下飛快竄出,馬苦玄跟隨著它一起奔向屋外。

男人不以為意。

要知道男人所在國家,在一百五十年前陷入動亂,山河破碎,百年亂戰,慘絕人寰的程度,冠絕東寶瓶洲,最后一千萬戶人,等到新王朝結束那場浩劫,僅剩八十萬戶不到。以至于最后許多年紀不大的稚童,覺得天底下所有的人死后,都是不需要收殮下葬的。

男人就是這些孩子里的一個。

男人緩緩起身,相比提醒馬苦玄那個兇手已經被趕出小鎮,他更想去阮師那邊詢問一個問題。

為何佛家在東寶瓶洲,已經式微千年,只有一些小國才會將其奉為國師,在這座小鎮之上,也是勢力最弱,可是因果循環,卻如此明顯。

這位兵家劍修遠遠跟在少年身后。

哪怕馬苦玄當下已經是真武山弟子,男人也不會過多插手少年的私人恩怨。

沙場之上同生共死,修行路上生死自負。

當然,事無絕對。就像馬苦玄之前差點死于陳平安之手,男人就出手救下了馬苦玄,原因有兩個,一個是內心深處不希望馬苦玄這樣的天才,過早夭折,希望馬苦玄能夠在真武山砥礪一番,無論是天賦還是性情,都更上一層樓,希望少年能夠成為兵家代表人物之一,在接下來的大爭亂世之中,大放異彩。另一個是齊先生主動開口,說馬苦玄和陳平安兩位少年,分出勝負就行了,切莫分出生死。

當時他以為齊先生是擔憂泥瓶巷少年斃命,事后才發現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男人遠遠跟在少年身后,發現馬苦玄經歷過初期的熱血上頭后,腳步越來越慢,越來越輕松自如,最后就像是尋常少年在逛街。只是當那頭黑貓從一處屋頂跳到少年肩頭,再跳到地上,轉頭之后,飛奔離開,似乎是在告訴少年已經找到目標。在這之后,少年開始慢跑,再一次變了氣質。

春雨細微,不過是讓街上行人腳步匆匆,遠未到檐下躲雨的地步。

一對衣衫華貴的年輕男女正從騎龍巷走向大街,似乎各有機緣,滿臉喜慶,只是一個少年教會了他們何謂福禍相依,少年從兩人身后五十余步距離外開始奔跑,二十步的時候大聲喊了一聲喂,等到那個年輕男人轉頭望來,就是馬苦玄毫無留力的迅猛一拳。

當頭一拳。

年輕男子整個人飛出去,重重摔在街上后,身體微微抽搐,沒有半點掙扎起身的跡象。

一拳之后,雙腳落地的少年,剛好與年輕女子并肩而立。

馬苦玄身形一擰,左手閃電揮向女子脖頸,比他個頭還要高出半個腦袋的修行女子,砰然一聲,就被少年這一臂砸得撲倒在地。

女子腦袋轟然撞在泥濘地面上。

馬苦玄伸出一只腳,踩在女子額頭上,凝視著那張暈乎乎的臉龐,彎腰低頭,用雅言官話說道:“我知道兇手不在小鎮了,但是沒有關系,我自己可以查。”

容顏極好的年輕女子,眼眶滿是血絲,鼻子耳朵都滲出血絲,滿臉驚恐望向居高臨下的黝黑少年。

少年臉色猙獰,“我馬苦玄壞了你的修道心境,你之后報復,就算把我亂刀剁死,我認命便是,絕不怨恨你。甚至哪怕你報仇不成,我心情好的話,還會放過你,愿意陪你多玩幾次。在我看來,世道就該是這么清清爽爽的。”

女子估計是自家宗門的天之驕子,哪里見識過這種場面,嚇得梨花帶雨,估計連兇神惡煞的少年說了什么也記不清,只是求饒道:“放過我,求你放過我,你奶奶不是我殺的,我一點都不知情啊……”

少年逐漸加重腳底板的力道,把女子腦袋那側緩緩壓入泥濘當中,“知道我最恨你們什么嗎?是造孽之后,還能這么不當回事!半點愧疚也沒有,半點也沒有啊……”

少年言語帶著哭腔,眼神帶著刻骨的恨意。

那女子艱難伸手,抱住馬苦玄的腳踝,眼神滿是哀憐乞求之色,“放過我,我爺爺是海潮鐵騎的統帥,我是他最疼愛的孫女,我可以賠償你,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答應……”

您閱讀的小說來自:久久小說網,網址:www.dunavskognezdo.com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第1頁/共2頁)
欧宝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