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簡體版
久久小說網 > 武俠仙俠 > 劍來 > 第十八章 五去其三

第十八章 五去其三(第1頁/共2頁)

苻南華走出屋子的時候,發現那個清清秀秀的婢女,就坐在院子里的小板凳上,手里拿了一把玉米,正在喂雞,老母雞帶著一群黃毛絨絨的雞崽,低頭啄食。

見到她后,苻南華微微一笑,少女不知是性格靦腆,還是天生冷漠,扯了扯嘴角,就當是回禮了。

苻南華拉開院門后,發現蔡金簡竟然在等在小巷,興致不高,他轉身關上門,透過漸漸狹窄的門縫,看到一張抬起頭望過來的容顏,苻南華突然發現這個丫鬟,本該滿身泥土氣息的貧賤少女,竟然有一雙頗為不俗的眼眸,襯托得她宛如一抹初春綻放的嫩綠色。不過苻南華也未多想,姿色出眾的女子,環肥燕瘦,風姿綽約,對于老龍城少主而言,實在是看膩了。

和蔡金簡并肩而行,苻南華問道:“怎么了,不順利?機緣一事,本就好事多磨,未必能夠次次一錘定音,不用灰心喪氣。”

蔡金簡天生風情柔媚,修行之后,洗髓伐骨,僅就身體而言,比起世俗女子當然更是凈如琉璃,山下女子,一眼看去再驚為天人,歸根到底,終究是一副臭皮囊罷了。

此時云霞山的仙子臉色不太好看,可見她的心情有多糟糕,否則也不至于如此明顯擺在臉上,應該之前在小巷等待就憋了一肚子火氣,實在是不吐不快,“有位高人捷足先登了,是書簡湖的地頭蛇之一,截江真君劉志茂。連一點商量的余地都沒有,見面就搬出我云霞山的掌門師祖,來壓我一個晚輩,從頭到尾我只說了幾句話,就給他趕出那個顧粲的院子。”

苻南華若有所思,提醒道:“出了泥瓶巷再聊。”

蔡金簡疑惑道:“此地不是一律術法禁絕嗎?”

苻南華笑道:“能夠來此地尋找機緣的人物,誰沒有點壓箱底本事?如你我這樣的年輕人,可能還好,根據小鎮的規矩,越是修為高深,被鎮壓的力度越大,圣人之下,境界越是臨近圣人,照理說就越是孱弱如稚童,對吧?但是你有沒有想過,若是有得道高人拼著道行折損,也要施展神通的話,難不成當真還不如我們這些后進之輩?”

蔡金簡反駁道:“有圣人在此,他截江真君還敢明目張膽對我出手?”

苻南華勸說道:“我們是來此是找善緣,不是來結怨的,哪怕沒有性命之憂,跟前輩們惡了關系,終歸不美。”

蔡金簡并非鉆牛角尖的人物,點頭道:“苻兄所言甚是,是老成持重之論。”

她苦著臉,楚楚可憐,“可是我真的不甘心啊,已經送給你十塊云根石,若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回去如何跟祖師爺們交待?”

走出泥瓶巷后,苻南華和蔡金簡幾乎同時精神一振,這絕非光線驟然明亮那么簡單,兩人面面相覷,然后視線迅速錯開。

原本極為興奮雀躍的苻南華,也冷靜許多,他仔細思量這趟小巷之行,與蔡金簡的結盟,沒有露出任何馬腳才對,跟少年宋集薪的交易,也無紕漏才是,本就是一樁符合規矩的公平買賣,那位坐看此地風來風走、水起水落的圣人,豈會有插手的閑情逸致?那么這股壓力來自何處?難道是那個連名號也沒聽過的截江真君?相比苻南華的心思深遠,蔡金簡的想法更加簡單,以為是被苻南華說中,截江真君確實動用了某種神通法術,對自己進行了監視。她一陣后怕,幸虧只是說了些埋怨言語,不曾放狠話說氣話。

各懷心事的兩人走在大街上,距離泥瓶巷越遠,兩人心頭的沉悶感覺便越輕,苻南華覺得那是機緣氣數之重,蔡金簡則感覺是家族負擔之重。

抬頭望著遠處那座牌坊,苻南華好奇問道:“書簡湖的截江真君?我怎么根本沒印象?即便我老龍城位于一洲極南之地,可是真君之位,何其煊赫,我再孤陋寡聞,也該有所了解啊。”

蔡金簡壓低嗓音,冷笑道:“什么真君,旁門里還算位置靠前的真人而已,最是道貌岸然,也根本沒資格稱為真君,好事之徒的阿諛之詞罷了,想那元武帝何等精明,自然不會敕封此人為真君,一個蘿卜一個坑,真君的頭銜,給出去一個,很可能意味著兩百年都拿不回來,加上元武帝祖輩們的大手大腳,到了他手里,就只剩下兩個真君的名額,更不會隨隨便便給一個沽名釣譽的旁門野修。”

苻南華恍然,“原來如此。”

每一位真君坐鎮王朝,都可以為君主收攏、壓制和增長國運。

道家真君之位,幾乎可謂道教宗門中人,在世俗王朝的廟堂頂點,兵家的上柱國,儒家的大學士,也在此列。

蔡金簡看似隨意問道:“那個宋集薪如何?”

苻南華也隨口回答道:“那個少年啊,野心勃勃,天生聰穎,靠山不小,就是格局……”

蔡金簡笑道:“不大?”

苻南華哈哈笑道:“不能說不大,只是不夠大。”

兩人走到牌坊下,苻南華意氣風發,喃喃道:“時來天地皆同力。”

蔡金簡抬頭望著“莫向外求”四字,心頭空落落的,只覺得悵然若失,好像先前在泥瓶巷得到的頓悟,又全盤還給了這座小鎮。

這讓她異常煩躁起來。

宋集薪的宅子,在泥瓶巷屬于大戶門庭,除了懸掛匾額的大堂,還有左右偏房。

大堂匾額為“懷遠堂”,并無署名,宋集薪總覺得僅憑字跡來看,不是什么大家手筆。

主仆二人此刻待在宋集薪的主屋,少年在翻箱倒柜,丫鬟站在門口,她柔柔問道:“公子,生意沒談攏?”

宋集薪放下一串鈴鐺,坐回屋內唯一一張椅子上,雙手抱著后腦勺,翹著二郎腿,“那個老龍城的苻南華,不全是蠢貨,一開始就沒把我當做不諳世事的冤大頭,只不過也聰明不到哪里去,想要與我套交情,真是好玩。他后來被我隨便一詐,就露出了狐貍尾巴,以為故弄玄虛,來點雷霆手段,就能恩威并施,唬住少爺我,比起讓人捉摸不透的齊先生,差了十萬八千里。”

婢女稚圭說道:“十萬八千里,公子,你這個說法太夸張了。”

宋集薪做了個鬼臉,道:“那就差了十條泥瓶巷!”

少年丟給自家婢女一只袋子,“瞧瞧,這就是那封密信上所說的銅錢了。之前隔壁姓陳的,也得了一袋子,我當時就估摸著,他有這份天大財運砸頭上,未必是什么好事。果不其然,這不就惹惱了那兩對狗男女?我看接下來,姓陳的還有苦頭要吃。對了稚圭,我跟你說,來咱們家的家伙,自稱是老龍城的少城主,聽他口氣,再看做派,最少不是個繡花枕頭,還有這枚玉佩,說是什么‘老龍布雨’,肯定值錢!”

宋集薪拍了拍那枚碧綠可人的玉佩,已經被他掛在自己腰間,少年心底,覺得自己距離齊先生那種讀書人,又近了大一步。

稚圭打開那只精美繡袋,輕聲問道:“公子,能不能多掙些‘銅錢’回來?”

宋集薪笑問道:“你喜歡?”

稚圭雙指捻住一枚金色銅錢,搖了搖,開心笑道:““金晃晃的,瞧著多喜慶啊。”

宋集薪啞然失笑,“這也行?行吧,既然你喜歡,我就多弄幾袋子回來。這些錢在外邊,分別是放在橫梁上的壓勝錢,桃符上的迎春錢,佛像肚子里或者手上的供養錢,不過呢,老百姓有老百姓的講究,仙家有仙家的說法。”

她笑瞇起眼,像兩條月牙兒,問道:“陳平安那袋?”

宋集薪皺了皺眉頭,“他?”

婢女察覺到自家公子的異樣情緒,小心翼翼收起銅錢,系緊袋子,小聲問道:“咋了?”

宋集薪撇撇嘴,雙手捂住脖子,擰了擰,云淡風輕道:“沒事,想起一些破爛事。姓陳的那邊,不著急,省得惹禍上身。倒是趙繇那書呆子,多半也會得到銅錢,他才好騙,公子我保管給你弄回一袋子來。”

看到婢女有些奇怪,宋集薪也沒有繼續解釋,見自家公子沒有說話的興致,少女也就不去打破砂鍋問到底。

稚圭走出屋子,來到院落,看到那條天生礙眼的四腳蛇,半死不活趴在地面上,曬著太陽,經常還打個滾,很享受的模樣。

一陣火大的少女快步走去,一腳就踩在四腳蛇腦袋上,腳尖狠狠擰動。

可憐小家伙悲鳴不已。

她抬起腳,四腳蛇嗖一下竄走,滿院子飛奔,不斷撞墻。

自家這條土黃的四腳蛇。

貪食誤入魚簍的金色鯉魚。

被顧粲養在水缸里的黑色泥鰍。

金木水火土,五出其三了。

看著那條頭頂生角的四腳蛇,少女咧嘴一笑,滿臉鄙夷,“蠢東西!”

孩子顧粲家的院子里,老人和婦人仍是相對而坐,前者伸出手掌,看著掌心紋路蔓延的情況,心情并不輕松。

您閱讀的小說來自:久久小說網,網址:www.dunavskognezdo.com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第1頁/共2頁)
欧宝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