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簡體版
久久小說網 > 武俠仙俠 > 劍來 > 第九章 天雨雖寬

第九章 天雨雖寬(第1頁/共2頁)

一男一女拐入泥瓶巷中,其中年輕男人頭戴高冠,腰懸綠佩,比起小鎮首富盧氏的子孫,更像是個富貴公子哥。女子年齡不好辨認,乍一看,少女的模樣,肌膚水嫩,尖尖的下巴,像是冬天掛在屋檐邊上的冰錐子。又一看,三十歲的風情,丹鳳眼眸,身姿妖嬈,從頭到腳,有著一股傾瀉直下的風流,走起路來,腰肢擰轉,有著小鎮女子絕沒有的韻味。

女子左顧右盼,滿是好奇,甚至伸手去觸摸黃泥墻壁,實在察覺不出蛛絲馬跡,好奇問道:“苻南華,這里真是你說的隱蔽福地之一?為何我家老祖之前給出的堪輿形勢圖上,對這條巷弄并未著重標注?”

年輕男人答非所問:“若是你我真在此地得了意外之喜,如何報答我?”

女子側過身,雙手十指交錯放在身后,襯托得她胸口風光,愈發飽滿豐碩,她半真半假柔聲笑道:“任君采擷,如何?”

年輕男人不曾想她如此直白,反倒是沒了章法,何況來此“訪親尋友”,擔負著整個家族百年興衰、甚至是千年昌盛的重任,他再花花心腸,也絕不敢在“眾目睽睽之下”的小鎮,與眼前女子來一場露水鴛鴦姻緣。

所以他很快轉移話題,用手指向小巷深處,笑道:“蔡仙子,朋友歸朋友,生意歸生意,我不得不再重復一遍,按照之前的約定,這條泥瓶巷有兩戶人家,一對主仆,一對母子,我可以由你先任選其一,押注的本錢,便是你們云霞山的特產云根石,每年送給我們老龍城十塊。”

女子點頭,笑意嫵媚,“當然可以呀。”

年輕男人緩緩前行,繼續說道:“接下來,你一旦在此獲得家族預期之外的機緣,那件物品必須交由你我雙方祖師鑒定,給出一個公道價格,之后你們云霞山拿出一半的等價云根石,蔡金簡,你可有異議?或者說,你能否確定,你在此時此地答應此事后,能夠在利益得手、落袋為安了的事后,也能夠說服你們云霞山的那幾位祖師爺們,點頭認可這項賭約?”

女子已經變了臉色,肅穆端莊,與先前判若兩人,像是淪落風塵的青樓花魁,搖身一變,成了母儀天下的皇后娘娘,這位被稱為云霞山蔡金簡的女子,沉斬釘截鐵道:“可以!”

年輕男人瞇起眼,臉色晦暗,停下腳步,正視身高不輸自己的女子,“丑話說在前頭,你我今日能夠結盟,互利互惠,可不是你我二人如何一見鐘情,意氣相投,只是老龍城與云霞山數百年來,歷代祖師長輩們辛苦積攢下來的香火情,萬一我們搞砸了,惹來那幫老頭子們的雷霆震怒,別說我苻南華,或是你蔡金簡,就算是我們的父母師父,也一樣擔待不起!”

蔡金簡笑道:“所以在小鎮這段時日,我們一定要坦誠相見,精誠合作,對吧?”

苻南華在這條陰暗巷弄,也盡顯英俊風流,笑道:“除此之外……”

苻南華轉頭看了一眼,收回視線后,壓低嗓音道:“咱倆還需小心那兩人才是,畢竟他們不是正陽山,稱不上是有口皆碑的名門正派,而且聽說那兩個家伙,本來就路子極野,不太講規矩。”

高挑女子瞇起那雙會說話的丹鳳眸子,像是在嬌滴滴說著,所以我蔡金簡才會選中你苻大公子嘛。

苻南華輕聲道:“走吧,雖說此地有圣賢鎮壓、平衡各方勢力,但是還是小心為妙,陰溝里翻船就不好了。總之,你我能否鯉魚跳龍門,在此一舉。”

這位名動一方的天之驕子,道心愈發堅定,在心中默念道:“大道可期,阻我前路,仙佛可殺!”

他望向小巷深處,看到一位清瘦少年從遙遙對面走來。

是第二次見面了。

兩人繼續悠悠然前行,如同一對落在凡間的神仙眷侶。

高挑女子也看到了那位少年,打趣道:“門那邊,小巷里,兩次碰著了,你說這個少年會不會?”

她話只說了一半,苻南華當然知道她的言下之意,哭笑不得道:“我的蔡大仙子,小鎮六百戶人家,加上十姓大族豢養的奴婢雜役,將近五千人,小鎮再藏龍臥虎,也有個定數,何況這么多年來,那些個有根骨有福運有淵源的好胚子,早就給暗中瓜分殆盡了,我們這次之所以能夠‘撿漏’,無非是那些心思難料的大神通人物,在故意賣漏而已。”

女子也是自嘲一笑,為自己的天真想法感到赧顏。

猶豫一下,苻南華仍是說道:“我不知你祖師如何傳授天機,我爹倒是跟我說過一番言語,進入此地后,若是有人讓你心生寒意,必須主動退避,敬而遠之,決不可輕易忤逆挑釁,畢竟此地藏龍臥虎,深不可測。心生惡感之人,多半就是此次小鎮探幽尋寶的對手了。至于讓你心生親近之人,可能是此方地域的福祿厚重之人,并且有望轉為自己的機緣,到時候只要別輕易殺人,不要壞了那幾條雷打不動的老規矩,除此之外,是買是騙,還是強取豪奪,就看……”

蔡金簡嘴角翹起,“就看我們的心情了。”

她突然皺了皺眉頭,“苻公子,你為何不讓我帶上扎根本地的趙氏子孫,雖說我臨行前也學了一些此地方言……”

苻南華打斷女子話語,搖頭道:“那些個大姓門戶,跟外邊一直有著藕斷絲連的秘密渠道,能夠在圣人眼皮子底下,傳遞一些不痛不癢的消息,而不被視為越過雷池,一代代積累下來,底蘊深厚,這些姓氏的真正靠山,我們老龍城和云霞山仍是略遜一籌,再者假借外人之力,終究不美,容易橫生枝節,貽誤大事。等下你要是不愿說話,我來代勞便是。”

她笑道:“沒關系,說些拗口話罷了,我還不至于如此嬌氣。”

苻南華一笑置之,蔡金簡也未多說什么。

歸根結底,半路結盟的朋友,比不得一家人。

更何況,對某些野心勃勃、志在證道的人眼中,祖孫父子,夫妻兄弟,又算什么?

苻南華笑容恬淡,雍容華貴,如人間頭等豪閥的世家子。

他之所以泄露天機,將他爹秘傳自己的“心法”說給蔡金簡聽,理由其實很簡單。

相較先前同行之人的其余兩個,木訥的中年男子,冷峻的黑衣少女,苻南華在踏入小鎮柵欄城門的第一步,就對身邊盟友女子,云霞山的蔡金簡,心生殺意!

苻南華下意識伸手握住腰間那枚綠佩。

老龍布雨,巧奪天工。

君子無故,玉不去身。

蔡金簡想了想,閉上眼睛,片刻后睜眼說道:“宋集薪,顧粲……我選顧粲好了。”

苻南華挑了一下眉頭,“好。一言為定!”

兩人視野中,當那少年一路左拐右跳地走到了小巷一處,就要開鎖推門而入。

您閱讀的小說來自:久久小說網,網址:www.dunavskognezdo.com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第1頁/共2頁)
欧宝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