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簡體版
久久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首輔沈栗 > 第三百八十四章 擅長的事

第三百八十四章 擅長的事(第1頁/共2頁)

禮賢侯府乃是獵戶出身,當年的確是太祖皇帝一手扶植起來,才得超品爵位。 火?然 ?文? ? ??en`但這并不能作為邵家肆意謀害臣子的資本。

拼死拼活為你家征戰沙場,先沈太妃對邵英還有撫養之恩,兒孫嫁娶、罷武修文都是小心翼翼猜測皇帝心思,臨朝輔政步步思退。然而邵英祖孫仍不肯讓沈家得以善終。

沈栗做事有耐性,然而不得不說,他確實是個睚眥必報的人。

幾代人賣命倒是這樣下場,連自小受著忠君教育的沈淳都咬牙切齒,沈栗就更加忍不得。

邵英自認為安排周全,做到了極致——待十余年后禮賢侯府掌握的權柄足夠對元瑞形成威脅時,沈栗的壽命也到頭了——故而他是安安穩穩含笑而薨。卻未料心腹驪珠到底因他的毒辣而背叛,自家的孫子又不爭氣露了馬腳,而禮賢侯府,或者說沈栗所掌握的力量也遠超他的預料。

說起來,讀書出仕是沈栗穿越后才不得不選擇的第二職業,他的老本行乃是從商。

他用小半生填滿了盛國的國庫,國人皆贊沈閣老通經濟,只向“能臣”方面想,但沒有人清楚,沈栗自己擁有多少財富。

禮賢侯府出自庶民,于今不過三代積累,沈家又不貪,能有多少錢呢?

呵呵。

對沈栗而言,他能適應這個時代,順應這個時代,但心底卻仍保持著前世的觀念。他的心底從來就沒有對邵家的愚忠,反而本能地防備皇帝這種生物。

打一開始,甚至在邵英還沒怎么把禮賢侯府這個庶子放在心上時,沈栗便發覺禮賢侯府處境尷尬。從那時起,他就已經想著為自己積攢資本,預備皇帝一朝翻臉時好帶著親娘老子跑路。

在邵英的控制下,沈栗無法打著禮賢侯府的旗號不動聲色地收攏人脈,但從建議承恩侯成立祺祥商團時,沈栗忽然認識到這才是自己擅長做的!

論權謀斗爭,沈栗仍需費盡心機才能與這些古人抗衡;要攀科技樹,沈栗的水平也不過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唯有賺錢的手段,他能甩當世人數個世紀!

而這時代的主流思想鄙視商人,對經濟的力量也沒有清晰概念。( ’)既然鄙視,便不重視;既不重視,暗地里做手腳的機會便多了。

“兒子從年輕時便開始與番商做生意,頗積累了些金錢,”沈栗靜靜道:“當年去興辦市舶司時,也暗中令人出海。對了,兒子在禺山夷民那里也有份子。嗯,這些年來兒子已占據了幾座海島。”

看著父親驚異的臉,沈栗輕笑道:“這都是海外飛地,如今還不歸我朝管轄。因而為了戍衛島嶼,應島上居民要求,建立了幾支軍隊……自保還是夠的。”

沈淳好半天才撿起下巴。

“你……你那年所謂應番商要求乘船出海,便是安排你那幾個島嶼去了?”沈淳不可思議道。

沈栗點點頭:“隔著海洋,兒子不親自去一趟不好控制。”

沈淳若有所思:“這些年不斷有所謂望出國的稀罕東西過來,頗受我朝喜愛,只先帝不斷派人探查皆無所獲……”

“不止如此。”沈栗眼中慢慢升起戾氣,冷笑道:“這江山是邵家的,咱們到底沒法和皇上講理。不過,若咱們沈家落難,兒子還是有把握教戶部好生喝一壺的!”

沈淳緩緩吐出一口氣,喃喃道:“為父只當自己生養出一個人杰,未料仍是小瞧了你。若是生于亂世……”

沈淳重新審視一番自己的兒子:若是生于亂世,這天下還有沒有邵家的份兒?

“所以,咱們禮賢府侯府沈家日后便伺機出海自立為王?”沈淳笑道。知道早有退路,心中的奎怒和慌亂便漸漸平息。

沈栗搖頭:“咱們那些不知名諱的列祖列宗俱都埋在這片土地上,乘船出海不過暫做退路而已。”科技不夠發達的古代,海島生活并不那么美好。何況,避居海外,未免有做喪家之犬的嫌疑。沈栗為盛國也算盡心半生,單為皇帝的忌憚而逃走避讓實在令人不甘心。

“兒子今日只不過是來提醒父親皇上對咱們家的猜忌而已,也教父親知道咱們家已有退路,不要因一時焦急進退失據。”沈栗說著,微微笑起來:“權利此生彼長從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咱們禮賢侯府根基還淺,但總有一日會令天下側目。或許咱們父子兩個看不到,且看寧哥兒、宣哥兒他們吧。”

沈淳呆愣愣看著兒子恭敬告退,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沈栗所指。深深呼吸,心跳漸漸劇烈起來。捂著胸口跑去祠堂,抱著老爹牌位默默禱祝一夜,天明時終于恢復平靜,整理朝服,父子兩攜手上朝去。

是年新帝初立,改元承慶。

承慶二年,沈栗卸吏部侍郎職,遷吏部尚書。

承慶四年,帝得長子馳,首輔錢博彥告病還鄉。文淵閣大學士、吏部尚書沈栗位晉首輔,總攬內閣事務。

您閱讀的小說來自:久久小說網,網址:www.dunavskognezdo.com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第1頁/共2頁)
欧宝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