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簡體版
久久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奸臣 > 關于《》實體書以及新書

關于《》實體書以及新書(第1頁/共2頁)

他天沒有出聲戲虐的說:“有個老十還不夠嗎?還非要在這群人中間摻和什么?本來以為你是個聰明人的,可是為什么總是辦出這些個傻事兒來?我們兄弟之間的爭斗,與你何干?”

我一眼:“你覺得皇阿瑪會不知道嗎?他的眼線有多少你我心里都有數,有些話只是他說不說而已,咱們還是跟他提個醒的好,別出什么紕漏的時候,你我都拖不了干系。 ”

唉,好幾件事情碰到一起了,我現在頭都暈的,老十把太醫送出去,坐到我邊上拉著我不停的埋怨我嚇到他什么的。

這打了也得能帶回來才算數啊,皇上先前是開了口的,這場要贏了會賜皇馬褂的,這可是很高的榮譽,而且還給一個很好聽的名字,大清第一獵手,這是很牛的。

皇上的臉色出奇的難拉著老十往邊上走了走,皇上冷冷的們一眼:“你們干嗎來了?是不是也有話要說?”

說著就拿起劍,他的手在抖,這氣太大了,老十忙上前去攔卻被海青他們拉住了,奇怪,怎么這么快,是誰報的信?

我一驚:“沒說啥,沒說啥。”他樣子湊到我臉前,一眼說:“我現在又想給你洗腦了怎么辦?”

我坐下來倆,也懶得理他倆,還在尋思著,老十說了當時周圍沒人啊,那八哥是自己去的皇上的賬子,還是被宣去的?不行我得去問下,有這雙眼睛在讓我覺得很不安。

皇上的一聲令下,們全都沖了出去,我的心里也緊張了些,我真的很想跟著他們出去打獵,可是現在不可能了。

不知道這倆怎么樣呢,要是也打條狼回來,我申請狼牙做個項鏈帶。

老十也有些急的站起來回推他下:“那是我哥,我能讓你去揍他嗎?他就是千百般不對,也輪不到你來教訓他。”

這不光要箭法好,還要細心觀察和一定的陷阱之類的東西輔助,所以出去的都是帶了隨從的,當然老十的隨從一定是常遠了。

感覺鼻子癢癢,打了個大噴嚏,嫂拿個干草棍在我面前晃來晃去,了,這幾個女人哈哈大笑起來。

老十也火了:“你別沖我大喊大叫的行不行?我不是也攔了八哥了嗎?他不是沒有再射嗎?你還想怎么著啊?這是我們兄弟之間的事兒,你個外人別管這么多不行嗎?”

八哥聽我說完忙磕頭:“皇阿瑪,再給兒臣一次機會吧,兒臣再也不敢了。”

這報信的又都走了,他們怎么還沒回來?皇上也有些急了,讓身邊的人已經去

“皇阿瑪,兒臣并沒有受傷,而且兒臣相信八哥不是故意的,請你原諒了他吧。”十三弟溫和的說著這些話,但這些話落入八哥的耳朵里卻是莫大的諷刺。

他倆全呆住了,誰也不知道我怎么了,我十,久:“你那句話沒錯,現在的爭斗全是你們兄弟之間的,與我何干,與常遠何干,我們全是多事兒的人,我們全有錯。”

我坐了回去,喝了口水,拿起望遠鏡處,好像又有馬匹回來了,不知道是哪個呢。

我愣在了原地,這不可能啊,八哥不是這種人啊,我十,他躲開了我的眼神,我只好又遠。

我聽完坐起來抱著他哭起來,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一時有些手足無措,常遠也忙在邊上安慰我:“別哭了啊,你小子都哭傻到這兒了,到底誰跟你說了什么啊?你怎么又沒頭沒腦的這一通啊?我是外人沒錯,可是你不是啊,你也是康熙的兒子啊,你也有一份才對。”

我雙手摸著太陽穴,不停的揉著邊揉還邊喊:“救命啊,我頭好疼啊,救命啊。”

無聊的前面這些女人們成群的聊著天,我干脆閉上眼睛養起神來,也不知道他們什么時候可以回來。

我收回自己的視線,了黃馬褂就往我這邊跑來的十三弟,我坐著,他興奮的說:“哥樣子精神嗎?哈哈,我今天太高興了。”

他緊張的說:“不要了,這件事情皇阿瑪要是知道了,八哥一定被圈的,不能讓皇阿瑪知道。”

四嫂一愣,怕是她沒有想到我會這么一問吧,我嘿嘿笑了起來,你們這些大家閨秀怎么和我這個假小子比?

啊?生抓了只老虎,這是什么概念啊?全場也是靜了一片,突然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響起,那其他的人都打了什么啊?

我摸著他親過的地方立在原地,現在他真的不在意周圍的眼神嗎?他沒有注意到有一雙眼睛總是在們嗎,雖然我們已經躲在了沒人的地方。

我雙手拱了下:“皇阿瑪,我覺得八哥只是一時走了極端,我希望你能念在八哥平時辦差的優秀表現再給他一次機會,他一定不會再犯了。”

常遠突然推了老十下大聲的喊:“你干嗎不讓我揍他?他把人當獵物打了你沒么著?”

原來我也只是個外人,呵呵,我苦笑著松開他的胳膊,笑了起來:“是啊,與我何干,我來這兒是個錯,碰到你們更是錯,放心,我對你們之間的事情一點兒興趣也沒有。可是我也有我珍愛的東西,如果有人想破壞的話,別怪我到時候玉石俱焚。”

皇上也沒有管我們,宣布這次的比賽的勝利者是十三弟,天色也不早了讓大家修整下,要辦慶功宴。

八哥并沒有在這慶功宴上,皇上的帖身侍衛海青也不在,我想他已經被監管了吧。

皇上聽十三弟說完這些眉頭舒緩了一些:“十三阿哥都這么說了,這件事情也就算過了,不過老八這件事情沒有完,回京后暫停內務府的事務,老十暫時代管。老八不得朕的旨意不得出府門一步。”

皇上重重的嘆口氣,這時賬外十三弟也在求見,這是哪一出啊?皇上也宣了,十三弟進來著的八哥,眼里有些怒火,但是馬上給皇上跪了下來。

晚上的慶功宴我好了許多,不想讓多嘴的人可以有飯后的聊料,我在老十和常遠的陪同下晚了小半個時辰才出現。

說完我往回走,他在我身后喊道:“你珍愛的到底是什么?你自己知道嗎?”他在激我,很明顯他在激我,你狠,那有任何事情就不要怪我。

宴會上,皇阿瑪說是應十三弟的要求把那只老虎的傷口做了包扎,要放回山里去,大家都說十三弟宅心仁厚,今天一切的好都是十三弟占盡了。

我聽完,:“他為什么要射十三弟,你知道不知道原因?”

我跑出賬子來到皇阿瑪賬前,先聽了下里面沒有動靜,想是十三弟已經回了賬子了吧,剛想讓李公公傳話說我要求見皇阿瑪,感覺到背后有人輕輕拍了我下。

我無力的坐了下去,他怎么能這樣子啊?自己才納了妾就要再收一個,天啊。

老十頹然的坐下:“出去后我們知道十三弟去的方向有老虎,就想比他先一步到抓了去,結果到那兒已經三弟下的陷阱抓到了,那我們只好放棄了。想往回走的時候我遠出了鏢,而目標竟然是八哥,他連隨從都沒有帶。我上去攔住常遠,八哥也知道事情敗lou了,忙給我解釋說他鬼迷了心竅,你說我還能說什么?十三弟不知道八哥在他背后做的事情,只當是大家為獵物的事情嗆嗆而已。”

拿著望遠鏡找著他們的身影,可是不多久就什么也了,他們不知道跑到多遠以外了,聽說這次圍住的動物里還有一頭老虎,不知道誰可以打到。

他任由我拉著,不置可否的一抬眉:“這對你很重要嗎?你到底關心的是他們哪個?是八弟還是十三弟?”

老十有些郁悶的說:“唉,本來今天我就算沒抓住那老虎也拿有很多的獵物回來,誰知道現在卻是這樣子,難過啊。”

老十張了張嘴又閉上了,常遠這時在賬外說有要事稟報,皇上把他宣了進來,他內的情景也是閉上了嘴巴,還說啥?有人比我們早了一步啊。

我玩著手上的戒指,有些不安的處,時間太長了,他們不會跑到俄國去打獵了吧?來回的踱著步子,抬頭上在他臉上也有些許的不安。

晚上又有篝火并不顯得我臉上有什么不好,我坐在老十邊上,正對面居然就是四哥,他左右的四嫂和鈕鈷祿氏在給他倒著酒,夾著菜,他卻壞壞的抬了抬嘴角,這算是笑嗎?

好些了,舒服多了,沒有那么疼了,我放松了下來,老十問太醫我是怎么回事,太醫給我把了下脈說:“回十爺,她這是氣火攻了頭,要不是壓下來的早,怕真是要出了事兒了啊。這輝阿哥的氣火可夠大的。”說完笑了笑。

常遠聽完干笑著:“呵呵,外人,好,你們兄弟之間的事兒,我管不著,我走不行嗎?”說完摔門而出,留下我倆站在原地。

他摸著頭吐了下舌頭,十足的孩子樣,在我臉上輕輕的親了下往他那桌跑去,這小子也太賊了吧,走就走親我這下干嗎?

來了個報信的大喊:“稟皇上,十三爺生抓了只老虎,在回來的路上,小的現在馬上去找個籠子來。”

我忙開口說:“皇阿瑪您息怒,有什么事情不用刀來劍去的,您把事情冷處理下不行嗎?”

他像是要火了,抱住我不停的說:“不要生氣,不要發火,冷靜,冷靜。”我有多次暴走的記錄,他是不得不防啊。

在他不停的安慰下,我心情平靜了很多,淡淡的說:“這件事情得告訴皇阿瑪,不然后果不堪設想。”

您閱讀的小說來自:久久小說網,網址:www.dunavskognezdo.com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第1頁/共2頁)
欧宝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