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簡體版
久久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傳奇紈绔少爺 > 終章 大結局

終章 大結局(第1頁/共2頁)

華朝宣武元年十一月。

新皇所任天下兵馬大元帥方錚,率部十余萬眾,出兵北伐,方錚審時度勢,于軍帳中定下“以夷制夷,借刀殺人”之巧計,致使突厥二部互相殘殺,最后北伐軍齊出,包圍殘殺中的突厥人,將其全部殲滅或俘虜。

此戰畢,曾經坐擁數十萬青壯大軍的突厥兵馬蕩然無存,戰后清點戰果,突厥可汗默啜被華朝大將馮仇刀于戰陣中射殺,突厥國師默棘連和他擁立的小可汗默炬被俘虜,突厥軍士戰死者約十余萬,另有兩萬余人被生擒,至此,突厥民族所有的青壯戰士被消滅殆盡,廣袤遼闊的草原上,只剩數百個老弱婦孺充斥其間的部落,華朝北伐軍兵分五路,由南向北,橫掃草原,將草原上所有的部落盡數集中,往南方遷移。

這是一次史無前例的大規模遷移,奉元帥方錚的命令,所有突厥人集中后,越過榆河,南入長城,近百萬老弱婦孺盡數遷往華朝內地,然后將其以百人為單位,分散之后,強制性命令他們在每州每府每縣每鄉定居,由地方衙門派精熟農事之干吏,分給他們土地和農具,并教會他們農耕之事,并于當地衙門內造冊落戶立籍。

朝廷也飛快做出了反應,由京城翰林院牽頭,國庫撥出專款,在每個地方建立了公學,公學招生對象是那些不識一字的突厥小孩子,由各地不得志的文人秀才掌學,教授這些異族小孩學華語,習禮儀,識孔孟,知廉恥,從此徹底廢除了突厥文化和文字,統一以華朝文字為標準文字。

野蠻所造成的損害無非一城一地,可文化的侵略是可怕的,史上多少異族入侵國朝,就算異族坐了江山,可結果呢?最后仍是異族被華朝所同化,華朝數千年的儒家教誨下,相信這些突厥小孩在數年之后,便會徹底忘記自己曾是突厥民族,永遠也不會記起曾經稱霸于草原的突厥民族已被一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亡國滅種,數年之后,滲入他們骨子里的,只有“子曰”“詩云”,只有圣人教誨的三綱五常,他們和所有普通的老百姓一樣,老老實實的讀書,考科舉,立志做官,忠心事君,兩代之后,他們將徹底變成華朝皇帝治下最恭順的子民。

默棘連和小可汗默炬在方錚的“盛情”邀請下,半拖半押的送往華朝京城,覲見華朝皇帝陛下,從此老死于京城之內。

突厥民族所有老弱婦孺南遷,草原變得空蕩,方錚又以兵馬元帥的名義下了軍令,南起興慶府駐軍,北至幽州駐軍,盡數往北開拔,并于塔山,漠河,開平,榆木川,包括曾經的突厥王庭黑沙城等十余處地方成立都護府,派重兵駐扎,華朝國境向北擴充了千余里,甚至一直延伸至與北方羅剎國交界,北至西伯利亞平原,西至甘陜之西的哈密,所得國土近乎華朝所有國土的三分之一,極大的擴充了華朝泱泱上國的影響,至此,方錚北伐之初所言將草原納入華朝版圖的戰略構想已完全實現。

善后事宜處理妥當之后,方錚率北伐軍開始南撤,挾大勝班師回朝。

路經幽州,幽州城內大小官員和百姓迎出城門三十里,所有人跪伏道路兩旁,歡欣無比的迎接這支為國立下蓋世奇功的軍隊,百姓們扶老攜幼,帶著精心準備的吃食,熱情的獻給軍容齊肅的將士,不知是誰竟帶著裝滿花瓣的花籃,北伐軍將士所過之處,百姓們紛紛向他們灑出了花瓣,城外花雨漫天,可謂奇觀。

方錚命將士城外扎營,自己則帶了這次北伐中的有功將領進城,并于幽州城內的一家酒樓內大宴犒賞馮仇刀,韓大石,秦重等數十位有功將領。

酒樓老板聽聞打敗突厥的北伐軍元帥方錚在他的酒樓內大宴有功將領,歡喜得幾乎昏厥,當即停止對外營業,專心侍侯這群為國征戰,流血犧牲的民族英雄。酒樓內的廚子打起十二分精神,精心備妥十桌將軍宴,此宴集南北特色風味的菜肴于一體,其珍奇稀貴,可稱豪奢之極,對這些浴血奮戰,保家衛國的將領們來說,再豪奢的盛宴都配得起他們的赫赫功勞。

精明的酒樓老板在方錚他們散席歸營之后,馬上命人將方錚宴客的閣樓保存起來,并請文人提序留銘,記錄下這一千古佳話。

從此后,這座酒樓改名為“得勝樓”,取北伐功成,得勝歸來之意。此樓后來成為幽州城內一處景觀名勝,從此生意興隆,日進斗金,特別是北伐元帥方錚宴請有功將領的閣樓,國人無不爭相以在此宴客為榮,沾一沾方元帥的勝利之光。

后來方錚聽說有人竟借著他的名頭大肆斂財,嫉妒得兩眼發紅,暗中派人向此酒樓老板勒索了近萬兩銀子的所謂“肖像名譽使用費”,這才悻悻作罷,此乃后話,按下不表。

宴席很熱鬧,所有將領看著主位上笑瞇瞇一副憊懶模樣的方元帥,眾人目光熱烈,滿含崇敬,此前一直從心里看不起方錚為人的將領,此時亦紛紛真心誠意向方錚敬酒,表達對他的敬佩之情。

華朝受北方強敵凌辱百余年,今日竟在這個二十來歲的年輕人精心布局下亡國滅種,遙想當初,也是在這幽州城外,當方元帥放言要將草原納入華朝版圖時,多少將領心中暗暗嗤笑,認為這位元帥在胡吹大氣,可事實證明,方錚說出的話確實做到了。此戰華朝的國土面積擴充了三分之一,草原完全納入了華朝的版圖,從此北方安定,邊城百姓軍民再無戰事,這都是方錚的功勞啊!

如今的方錚自然不知道,憑此一戰,他的聲望已在華朝軍中無限升高,得到了軍中所有將領的誠心拜服,北伐之前百姓所夸贊的“戰神”名號,如今實至名歸,再無人有二話。

開疆辟土,立功報國,自來便是武將們畢生追求的目標,如今方元帥帶領著他們立下如此大的潑天大功,一想到回京后皇上即將對他們的封賞,眾將領不由激動得面紅耳赤,七分酒意頓時化作了十分,酒不醉人人自醉。

方錚也喝了許多,當他大著舌頭,俊臉通紅的向眾將領表示,回京之后他將交卸元帥之職,并向皇上辭官,從此做個享受逍遙太平日子的富家翁時,眾將領齊聲惋惜慨嘆,不少將領拍著胸脯請方錚領著他們繼續征伐異國,他們將誓死跟隨元帥,方錚怔了怔,隨即毫不猶豫的拒絕了這個陰險的提議,——繼續打仗?你丫打算要我征服地球?老子閑得再蛋疼也不會拿自己的命開玩笑呀……現在的人心真臟,老子讓你們立功,你們卻戳火讓老子繼續玩命,你們還是人么?

馮仇刀和秦重聞言,兩人對視一眼,馮仇刀悶頭喝酒,不言不語,秦重卻囁嚅了幾下嘴唇,欲言又止,席散之時,秦重將方錚請到一個無人的角落,猶豫著向方錚說了一句意味深長的話:“英雄不可自剪羽翼。”

方錚一楞,八分酒意醒了三分,詫異的望向秦重,秦重卻微微一笑,不再多說,徑自離開。

略一品位,方錚頓時明白了秦重的意思。

這是個注重兵權的時代,手中有兵,將士用命,自己才不會被風云詭變的朝局所撼動,秦重的意思很明白,新皇恩寵只是目前,若欲方家百年不為帝王所猜忌,手中擁兵,令帝王忌憚,才是最正確的做法,此所謂“英雄不可自剪羽翼”。

方錚明白,自己已在軍中擁有了無數的擁躉,若欲繼續領兵,相信他們都會誓死跟隨,不過……有這個必要么?難道所有穿越者最后都要踏上一條稱王稱霸,謀奪江山的老路?就不許我走一條與眾不同的穿越路?我就安心享樂怎么了?我就是胸無大志,甘于墮落怎么了?我就是沒出息怎么了?拋開與胖子的情誼不說,自己是當皇帝的那塊料么?突厥平滅,眼看胖子馬上要著手變法強國之策,每天有看不完的奏折,處理不完的國事,相比之下,誰活得更滋潤?自剪羽翼?呸!長著羽翼的那不是英雄,是鳥人!不剪留著干嘛?

方錚甩了甩頭,決定忘記秦重的這句話。

無他,方錚相信胖子,辭官之后,自己與胖子再無利益沖突,如同他曾經在先皇面前做下的保證,他與胖子既是一生的君臣,也是一生的朋友,有始有終。

北伐大軍在方錚的帶領下,繼續往南班師。沿途所經城鎮鄉村,百姓聽聞北伐軍得勝歸來,無不將家中最美味的食物拿出來犒勞將士,他們流著眼淚跪伏于道路兩旁,真心感謝北伐軍為百姓殲滅了突厥,從此華朝再不必受那外敵之辱。

將士們被犒軍的百姓們所延,一個月的路程竟整整走了兩個月,才堪堪看到京城那巍峨高聳的城墻,在夕陽下散發出強烈的金光,其厚重古樸的皇城氣勢,令人忍不住心生敬畏。

“到家了!”方錚騎在馬上,微微笑道,并長長的吁了一口氣。

終于,我完成了在這個時代的最后一個使命,小舟從此逝,江海寄余生。

眾將士眼含熱淚,望著前方模糊的城墻,不由心中激蕩萬分。

是啊,到家了,華朝的最后一戰已經勝利,從此再無強敵,刀兵入庫,馬放南山,他們親手創造了這個時代最輝煌的勝利,戰爭這頭猙獰嗜血的巨獸,終于踏著不甘愿的步伐,漸漸遠離了這個苦難的國度,后代們可以坐在學堂里讀書,可以在田陌間耕勞,可以在灑滿陽光的草地上肆意歡笑玩耍,永遠不用再擔心敵國鐵騎的馬蹄,永遠不必再害怕敵人雪亮的鋼刀奪去親人的生命,因為我們的敵國,在后代們的先輩手中,在方元帥的英明決策中,被誅殺得干干凈凈,從此再不留一絲痕跡。

想到這里,所有將士望向方錚的目光更多了無比的崇敬和感激。

這個年輕的男子,帶領著他們,創下一個足以青史留名萬載的奇跡!

離京城尚有二十余里,忽見一名穿著絳色服飾的老太監邁著小碎步,向方錚急步跑來。

方錚凝目一看,嘿,老熟人了,此人竟是曹公公,服侍過兩代帝王的內侍,在禁宮中乃是頭一號的強權人物。

“咱家恭喜國公爺得勝還朝,皇上和滿朝大臣,以及全城百姓已迎出城外二十里,在皇上下旨新修的‘平北亭’中等候國公爺……”曹公公還未停步,便堆上笑臉,遠遠的朝方錚拱手笑道。

方錚驚訝之下,急忙回禮道:“皇上親自迎接我?這個……我怎么敢當,實在是受寵若驚呀……”

曹公公向前走了幾步,伸手拉過方錚胯下所騎戰馬的韁繩,然后竟牽著方錚的馬兒往城門方向走去。

方錚騎在馬上大驚道:“曹公公不必如此!怎么敢讓您來牽馬?快快放手……”

曹公公回過頭朝方錚一笑,面上并無一絲忤色。

“國公爺,皇上有旨,令老奴為國公爺牽馬,以彰國公爺之大功,國公爺為國浴血奮戰,立下這么大的功勞,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咱家為您牽一回馬,可是三輩子修來的福份呀!”

方錚聞言,面上不由浮上感動之色,抬眼望去,前方不遠處,黑壓壓的站著近萬人,有大臣,有百姓,領頭站著一位身穿金色龍袍的年輕男子,圓滾滾肉乎乎的,像個巨大的皮球,立于官道正中。

方錚急忙下馬,朝前走了幾步,然后一掀下擺,端端正正跪在官道正中,大聲道:“臣,方錚,奉皇命出師北伐,今日得勝還朝,叩見吾皇萬歲!”

方錚一領頭,他身后的北伐軍將士齊刷刷的跪了下去,口中齊聲喝道:“叩見吾皇萬歲!”

胖子眼中蓄滿了激動的淚花兒,聞言哈哈一笑,伸手將方錚扶了起來,然后望向北伐軍將士,肅然道:“眾將士辛苦了,平身!”

眾將士動作一致的站起了身,面對皇上的審視,他們一個個努力挺直了胸膛,目不斜視,臉上滿是堅毅和剛強。

胖子緩緩掃視著將士們,臉上露出滿意和感激的笑容。

“將士們,你們都是我朝的功臣,你們的流血犧牲,換來了華朝百年的安定,從此華朝再無外敵凌辱,我們將慢慢走向強盛!朕代表普天下的百姓子民,感謝你們!諸將士請受朕一禮!”

說著,胖子整了整衣冠,面色肅然的朝北伐軍將士們長長一揖到地。

眾將士感動之極,又齊刷刷的跪下。

方錚笑了笑,忽然高舉拳頭,面向將士們大聲喝道:“華朝萬勝!吾皇萬歲!”

將士們受到感染,紛紛高舉拳頭興奮大喊道:“華朝萬勝!吾皇萬歲!”

“華朝萬勝!吾皇萬歲!”

眾人的情緒被一顆小小的火星點燃,頓時長長的官道上,歡呼聲此起彼伏,震動天地。

歡呼聲中,方錚悄悄擦了擦汗,朝胖子豎了豎大拇指,低聲道:“行啊胖子,挺會拉攏人心的,一會兒功臣,一會兒受你一禮,嘖嘖……”

胖子苦笑道:“你就算看出來了,也拜托你別揭穿行么?當皇帝挺不容易的……”

抬頭仔細看了看方錚,胖子目光中充滿了感激之色,可是他并未說一句感謝的話,交心的朋友兄弟,說這些太多余了,朋友就是那個危難之時扶你一把的人,他扶你一把,并非為了你一句感謝,有時候一個眼神,彼此便能明白對方的心意。

“方兄,你瘦了……”胖子無限唏噓道。

“胖子兄,你更胖了……”方錚頗為不甘的道,老子在前方打生打死,你小子卻在京城吃得更胖了,這還有天理么?那三百萬兩銀子莫非被你私扣下來買蹄膀吃了?

胖子目光閃爍,干笑幾聲,立馬轉移了話題。

“方兄得勝歸來,晚上咱們找個地方給你慶功,如何?”

“什么地方?”

“那還用問么?當然是逛窯子,我跟你說,最近牡丹樓新來了一位胡姬,她的眼珠子竟是藍色的,還有她那大屁股,那小蠻腰,那大胸脯……”

方錚目光頓時浮上幾分騷騷的蕩意。

“我是正人君子,怎么會去那種地方?死胖子太小瞧我了……”迎著胖子鄙夷的目光,方錚立馬改口:“好吧,老子立了這么大的功,就逛一回窯子以示慶祝吧,胡姬我不要,給我來個雙飛燕就行……哎,先說好,誰請客?”

“國庫空了,我連逛窯子的錢都湊不出,當然你請客……”胖子一臉理所當然道。

“靠!這是給我慶功嗎?我怎么覺得你在勒索我?”

“請皇上逛窯子,這也是你立的功勞之一呀……”

“…………”

華朝北伐一戰,新得幾近三分之一的國土,徹底平滅北方強敵,舉國上下歡騰鼓舞。

兵部尚書魏承德領頭上奏,因方錚開疆辟土,所立功勞太大,可以算得上前無古人,后無來者,故魏承德請奏,滿朝文武同聲附和,立方錚為一字異姓王,胖子將緊鄰京城的江南吳地劃為方錚的封地,方錚被冊封為吳王,世襲罔替,并允其不必就藩,就近于京城居住。

最讓人吃驚的是,胖子賜給吳王方錚一條純金打造的金锏,并下旨明告全國,此金锏上打昏君,下打讒臣,而且更賜方錚上殿不參,下殿不辭之無上尊榮。

方錚得了金锏,笑得跟朵花兒似的。老子這不成了宋朝的八賢王了么?嘖嘖,這條金锏可是個好東西呀,世世代代傳下去的話,比免死金牌管用多了,不亞于一顆核彈的威力。

滿朝文武驚訝之余,不由紛紛羨慕,方錚所得新皇信任之深,古來臣子無人可比。

而馮仇刀,韓大石,秦重等數十位將領,也分別得到了封賞,三位大將被封為開國國公,俱授兵權,不日開赴北方戍守國境。

特務機構的第二號頭子溫森,因其在北伐之戰中為元帥方錚提供了及時而準確的情報,也被封為一等侯爵,官升兩級,算是皆大歡喜。

同是封賞,前突厥國師默棘連和小可汗默炬的命運卻比方錚失色了許多。二人雖俱被封為國公,不過此國公可不比方錚那般風光無限,板著老臉接受皇帝的冊封之后,默棘連和小可汗便深居于皇帝賜下的宅邸之內,從此閉門謝客,不出府門半步。

史書記載,前突厥國師默棘連入京城兩年后,郁郁而終,一生再未出京城。而小可汗……不知是方錚在他小時候彈他用力太狠還是怎的,小可汗終生不舉,未曾娶妻,而且還患上了強迫性自閉癥,二十歲時,某日在府中大醉后,非要到水井里撈月亮,結果撲通一聲掉了進去,然后便與世長辭。

野史記載,小可汗逝世后,皇帝大慟,據聞在深宮內痛哭失聲,然后共邀吳王方錚逛了一次窯子,以示哀悼。

方錚更是痛不欲生,寫了一篇悼文紀念小可汗光輝燦爛的一生,據史官記載,吳王所寫的悼文滿篇“嗚呼哀哉,魂兮歸來”,不知所云,除了他自己,誰也看不懂。小可汗下葬之后,其生前所居的國公府當晚竟入了盜賊,偷走無數金銀珠寶,滿府被偷盜一空,如同遭了災一般凄涼。

后來有人在吳王府發現原屬小可汗府上的珠寶,其來歷甚為可疑,吳王對此嘿嘿一笑,諱莫如深,神秘得一塌糊涂。后來被朝中言官參奏無數次后,吳王竟強辯說是小可汗在天有靈,托夢贈與他的,這番鬼話已被史官記入史書,以供后人去解開這個千古之謎……

按律王爺不能參政,方錚退出朝堂也算達到了目的,從此安心在京城當他的逍遙王爺,不過,能力越大,責任越大,盡管方錚將兵事政事放手不管,可朝廷的特務機構——影子,胖子皇帝卻不敢交給別人打理,仍由方錚代為管理,影子后來發展得越來越壯大,在配合胖子變法圖新,推行強國富民之策的行動上,影子立下了汗馬功勞。這頂“特務頭子”的帽子,在方錚的腦袋上整整戴了一輩子。

短短數年,京城方家之子由一介平民商賈出身,最后位極人臣,登臨異姓王之極點,方錚的故事在民間廣為流傳,無數寒門學子受到了鼓舞,無不以方錚為榜樣,一個市井商賈出身的低賤平民都能封王襲爵,這世上還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一時間方錚竟成了天下寒門子弟出人頭地的代表性人物,在民間的聲望攀升到了頂點,這卻是逍遙王爺方錚所始料未及的。

華朝在胖子皇帝的強行推動下,開始了積極的變法圖新,用盡量溫和的方式,緩緩的,一步一步的在民政,土地,賦稅和軍務等多方面進行了變革,短短幾年之內,華朝上下煥然一新,開始初步實現國富民強的目標。而變法仍在慢慢的推行,由于百姓在變法中得到了最大的實惠,華朝皇室的威望也在民間得到了史所未有的高度。

民心思定,天下大安。

五年后。

京城吳王府內。

“天涯遠不遠?”

“不遠!人就在天涯,天涯怎會遠?”

殺手哥哥負手立于吳王方錚面前,一如往常般冷酷。

“你的劍呢?”殺手哥哥冷聲問道。

“我無劍!”方錚昂然答道。

“無劍?”殺手哥哥的瞳孔忽然縮成了針尖般大小。

方錚冷冷道:“我手中無劍,心中也無劍!”

“為何?”殺手哥哥冷酷面容終于有了一點點小變化。

您閱讀的小說來自:久久小說網,網址:www.dunavskognezdo.com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第1頁/共2頁)
欧宝中国